[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 BL有,而且你沒看錯就是絕冷CP帕達普x阿芙洛蒂,請小心食用B-)
※ 時間設定:明日之星(三個月)→半年→FFI(火焰神龍VS閃電日本)
※ 心痛悲悲絕對有、結局悲掉超級大,心臟無力者慎入ˊˇˋ
※ 時空跨越劇情有噢-/-b ((喂太明顯了
※ 依然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噢噢噢~ :D

  帕達普‧史利特站在球場邊,看著場上選手的練習。
  忽然一顆足球向他破空而來,帕達普眼神一凌,輕巧的跳起,威力不小的球砸在他胸膛,然後落下。
  擁有淺金長髮的少年向他跑來「不好意思,剛才射門踢歪了。你沒受傷吧?」
  帕達普搖頭,順便腳尖挑球,原定在他腳下的足球畫出了條曲線完美的拋物線,準確的落在少年手裡。
  少年微訝,絳色的眸子裡多了點興趣「你也會踢球?」
  「算……會、吧?」畢竟他曾用足球破壞足球啊,說來還有些諷刺呢。
  「我是亞風爐照美,」少年向帕達普自信一笑「世宇子中學的隊長。」
  其實不用他說,帕達普也知道。畢竟他毀了他所追尋的一切。
  足球、世宇子、明日之星。
  「……帕達普‧史利特。」簡潔有力。
  這是第一天,初遇。

  帕達普坐在場邊,一瞬間失了神。
  他記得對自己額前印記宣誓的效忠、記得自己身為繼任者的使命、記得響木提督交付予自己的任務、記得在另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時空所做的一切──
  他更記得,當時亞風爐照美倒下之前,那樣倔強而不甘的絳色眼睛。
  縱使因為自己的失誤(他可不容許承認失敗)而未改變歷史,眼前的少年正為了明日之星足球大賽而拼了命練習著,他仍然無法忘卻那段記憶。
  太過深刻而鮮明如昨。
  又是一顆破空而來的足球。
  帕達普單手撐地,支起身體然後將球往來處踢,抬眸看見自己踢回去的球險險擦過亞風爐耳畔。
  亞風爐照美輕挑的勾了勾唇,頤指氣使的示意帕達普上場踢球。
  「你是故意的?」帕達普瞇了瞇眼,對於亞風爐帶有命令意味的態度有些不快。
  亞風爐照美高傲的一撥長髮,轉身走回場中。帕達普拾起其中一顆散落在場邊預備用的球,身形一沉,以驚人的速度盤球向亞風爐照美奔去。
  幾乎可以說是殺氣的沉重壓迫感。前方的亞風爐閉上眼,再倏地睜開,旋身擋住帕達普的去路。
  激烈的你來我往,雙方被彼此緊盯著不放,就像那些殺紅了眼緊咬著獵物的猛獸。
  一山不容二虎。
  亞風爐照美勾起了抹頗富挑釁意味的弧度「你果然是個值得神打敗的對手。」
  「神終究會敗在惡鬼的手下!」帕達普低吼著反駁,但他旋即愣住。
  在另一個時空,他對他說過一樣的話。
  他不要再重蹈覆轍,他不要。
  「帕達普?」亞風爐的聲音讓帕達普回神,絳紅色的眸子裡帶著疑惑。
  帕達普轉開視線。
  「和我踢一場吧,動真格。」
  「……你會輸。」
  「不屑和我踢的意思?」挑眉,微慍。
  「……那是你的自信、你的尊嚴。」
  沒錯,是尊嚴。所以帕達普不願親手毀掉。
  「邪不勝正沒聽過嗎,惡鬼?」聞言,帕達普驚愕回首,對上亞風爐照美帶著倨傲的雙眸。亞風爐照美一笑「何況現在在你面前的,是神。」
  是神啊。

**

  浴室裡傳來嘩啦水聲,而在外等候的帕達普站到灑落著銀光的窗前。
  其實不忍說,亞風爐帶帕達普到這個他稱之為“家”的地方時,帕達普有嚇了一小跳。
  因為他眼前的房間是某知名飯店的超高級套房。
  就算因為他的身分而見多了這種規模,在看到亞風爐習以為常甚至根本不當什麼的時候還是會稍微驚恐一下的。
  話說回來,根據亞風爐照美表示,由於他的混血兒身分導致必須要常常在日韓兩國間飛來飛去,租飯店當長期住戶比較方便如此這般。
  「很漂亮,對吧?」剛從浴室裡出來的亞風爐照美擦著未乾的髮,問道。
  帕達普點頭。房間恰好位於飯店裡風景好氣氛佳的方位。窗外就是造景用的噴水池,在月色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一段距離外還有市區的燈海,卻更顯環境的清幽。
  從窗外的景色收回目光,帕達普‧史利特在望向亞風爐照美的瞬間傻住。
  銀色的月光映在亞風爐淺金的長髮上,若有所思的表情更添他的優雅氣質。
  而對帕達普來說,卻是似乎伸手可及但虛無縹緲的存在。
  是啊,虛無。
  那他又為什麼寧願冒著穿越時空的危險,也要跨越八十年的鴻溝回到這個時代?
  沒人記得王牙做過的一切,不是嗎?
  帕達普呆了好半晌,下定決心似的猛然將站在身邊的亞風爐照美往自己的方向扯,後者毫無防備的跌在他懷裡。
  「帕達普?」
  「聽我說……阿芙洛蒂、你聽我說……」抱著亞風爐的雙臂越環越緊,帕達普埋首於他頸間,貪婪的佔有著屬於亞風爐照美的清香。
  亞風爐伸手回抱,安撫似的輕撫他的背脊。然後帕達普的聲音悶悶的傳入耳畔。
  帕達普道出了一切。關於自己、關於王牙、關於響木提督、關於他在不屬於自己的八十年前的時代,是如何破壞足球、如何傷害所有喜歡足球的人的心。
  當然也包括了,在另一個時空與亞風爐照美交集的所有。
  亞風爐只是靜靜的聽著,聽他敘述在他記憶中的另一個時空、聽他說他再一次出現在自己身邊的理由。
  「所以,你不陪我踢球,是因為怕重蹈覆轍,在這個時空重現那些你想抹滅的記憶?」亞風爐照美的聲音,很輕。輕得好像隨時會被風吹走、消失。帕達普的雙臂不自覺的又緊了緊。
  亞風爐照美笑了,有些淒涼、又有些苦澀「帕達普,你聽好。」然後他放開抱著帕達普的手,讓比自己稍高一些的他和自己對上目光「八十年,對神而言不算什麼。」
  帕達普愣住。
  亞風爐照美的眼睛,除了一直震懾他的倨傲自信,更多了些倔強和肯定。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能讓他如此無懼?
  「我們出去玩吧,別管接下來的團練了。」亞風爐照美燦然一笑。
  「?!」
  「我要在我的世界裡,加上帕達普‧史利特這個人。」
  讓他的記憶裡,多些他的存在。

**

  自明日之星初賽前的相遇,到即將踢進決賽的日子。
  三個月,其實說多也並不多,何況還有比賽牽制住了亞風爐照美的時間。
  他們走過京都、去過函館。
  為北海道賞雪、替奈良惜古。
  於沖繩逐浪、到鹿野等楓。
  終於在必須歸隊參加比賽之前才回家。
  回到飯店房間的帕達普脫下身上的軍裝外套,小心翼翼整整齊齊的將之披在椅背上。
  這段時間裡他還曾因為這個習慣被亞風爐調侃了一番。
  但其實亞風爐照美也知道,軍人身分對帕達普而言,意義和足球之於自己是一樣的。
  因為那時帕達普只是裝沒聽見默默的繼續動作。
  看著帕達普將原本就很筆挺的軍裝外套清清楚楚的捏出摺痕,然後輕輕撥掉其實他根本看不見的灰塵,含情脈脈的望著外套好一會,然後依依不捨的站起身拉開與外套間的距離。亞風爐照美有點想笑。
  「帕達普?」他出聲喚起帕達普的注意「比完決賽之後,我帶你去韓國玩、好嗎?」
  帕達普遲疑了下,並沒有給他回應。
  「嗯?」
  帕達普看向他,眼底的情緒卻令亞風爐照美無法解讀。
  「阿芙洛蒂,我們、都錯了。」
  沒來由的一句否定,亞風爐照美愣住。
  「帕達普?!」帕達普‧史利特的身體,漸漸化成點點璀璨的鑽石星塵,亞風爐照美錯愕。
  而帕達普只是苦笑「看來……我只能……待到今天呢……」
  「決賽怎麼辦?!」亞風爐照美逼問著,氣極敗壞的。
  帕達普淡淡的勾了勾唇角,撫上亞風爐照美淡金的髮,輕輕吻上。
  蜻蜓點水的一吻,然後消失。
  腦袋空白了好久,然後亞風爐照美看見仍披在椅背上的外套,但上頭的餘溫卻早已散去。

**

  半年。
  這半年來,亞風爐照美想了太多。
  八十年的差距,終究還是太遙遠。
  帕達普說的對,他們、都錯了。
  錯得離譜。
  自以為能改變什麼、自以為能捕捉到一絲曾經擁有的證明。
  然而鬆開手,卻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都沒有。

  他進軍世界大賽。
  卻沒有加入日本代表隊,而是韓國。
  因為在韓國,沒有任何有關帕達普‧史利特的記憶。
  亞洲決賽時,更宿命似的對上了日本代表。
  對亞風爐照美而言,這不單單只是和閃電日本一較高下的機會,更是他決定要留戀還是捨棄、有關他和他在日本的一切的一場賭局。

**

  比賽到了中場。
  亞風爐照美帶球跳起,明顯是使出神威裂破的前置動作。習慣性的一甩瀏海,然後等待南雲晴矢和涼野風介跟上。
  「你不專心。」踢出球之後,涼野風介低聲道。看似完美的聯合射門,但他們知道,這球的威力比以往少了許多。
  亞風爐照美沉默,旋即轉身回防,速度比平時快了一倍不只。
  眾人驚愕。

  亞風爐照美脫隊獨自走在有點像迷宮的建築物內,必須容納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建築的空間因此大了不少。
  等等他還得歸隊去參加今天的閉幕式才行呢,亞風爐想著。然令他自傲的敏銳知覺捕捉到了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影子。
  「……帕達普。」無庸置疑。
  因為他剛才為使出神威裂破而跳上高空的時候,看見了那套再熟悉不過的軍裝。
  其實建物內七彎八拐的通道算不上明亮,彎道死角的陰影處卻像順應他的期盼似的走出一個人。
  帕達普‧史利特。
  亞風爐照美看著他幾秒,眼裡閃出了欣喜的光芒,最終卻還是只勾了抹苦澀的的微笑。他回來了,剛才的比賽,他卻沒能贏得勝利給他看。
  不過認識亞風爐照美的人都知道,剛才那場比賽──
  他根本在拼命。
  帕達普微微擰眉,但更多的卻是面無表情「……轉身,離開。」簡潔的命令著,完全符合他身為軍人的風格,而受他命令的那人愣住。
  「我說,離開。」
  「神豈是你命令得了的!」亞風爐照美放大了音量,明顯有些手足無措。
  「你沒有看見我,而我也從未出現在這裡。」帕達普催眠似的敘述著。
  亞風爐照美沉默,帕達普和他說過的,他們存在於不同的時空,不會有交錯的可能。
  正常來說。
  「所以,離開。」
  亞風爐照美的拳不甘心的緊了緊,但最後,他鬆手、轉身。
  走了幾步之後,突然束縛在腰間的力道將他向後一扯,跌在某人懷裡。
  「別回頭。」在亞風爐反射性想回頭的那一秒,帕達普的聲音在他身後沉聲命令「別回頭……這樣就好……」
  亞風爐照美看不見帕達普的表情,但聽見他軟弱下來的聲音,亞風爐暗暗咬牙「這、有損你身為軍人的榮耀吧,帕達普?」
  「……無所謂了,阿芙洛蒂。」
  聞言,亞風爐照美劇烈一震。帕達普感覺到,更收緊了雙臂。
  亞風爐照美顫抖著,緊緊抓住了帕達普環在自己腰間的手。
  只是這樣緊緊的抱著,靜靜感受對方仍存在於自己身邊的溫度。
  一語不發。
  他們知道,一旦誰開口挽留誰,得來的結果將會是更快的分離。
  八十年的差距,太遠。
  他們錯過、也錯過了。
  亞風爐照美閉上眼,帕達普的溫度漸漸從他指間溜走、一滴不剩。
  這個世界,沒有帕達普‧史利特的存在。
  然後他睜開眼睛,一如以往的自信與倨傲,邁步、離開。
  場外迎接他的,是來自世界的歡聲雷動。
  「阿芙洛蒂!!!」

**

  八十年後──

  潔白的建築顯得神聖而莊嚴,但更多的還是讓人不舒服的藥水味。
  是一樣倨傲的眼眸、一樣自信的笑容,差別只在原來淺金的髮渲上了銀白。
  而掛在床邊的軍裝外套,還清清楚楚的有著被細心打理過的摺痕。風從未關的窗吹進來,將外套微微撩起了一角。

  帕達普‧史利特站在雨中,任憑豆大的雨點砸在他身上。
  無神的盯著眼前那塊黑色玄武岩,失魂落魄。
  他們錯過、也錯過了。
  八十年。
  一錯,就錯了八十年。

  「對不起……我來晚了……」
  “帕達普,你聽好。八十年,對神而言不算什麼。”

  但你,終究不是神。

  「阿芙洛蒂!!!」終於止不住潰堤的情緒,嚐到的鹹是雨還是淚?
  沒有人當作見證,也沒有人可以體會。
  相距八十年的撕心裂肺。

﹝完ˊˇˋ﹞

by 攸鬿2012.12.25 ( 4161 )

這邊要說,其實本篇有很多話沒有說清楚講明白,不知道有沒有寫好到看得出來ˊˋ
重點那個“他們錯過、也錯過了。”
一個是錯(wrong)過,一個是錯過(miss)了
哪個在前哪個在後其實好像都沒差XD 至少鬿兒自己寫的時候沒有設定ˊˇˋ

然後悲劇的話,亞風爐學長我對不起你啊((淚抱
相信鬿兒真的也不想讓你領便當QAQ
其實還有另一個結局,不是悲的ˊˇˋ
那個才算原版結局 :D
不過鬿兒覺得既然是“錯過”那不“錯”好像就沒有“過”了((誰看得懂啊你
然後不忍說這篇不小心在聖誕節寫出來了((掩面
原本以為會爆字數,因為鬿兒拿高中的小綠筆記本寫起來超多頁=ˇ=”
沒想到跟平常差不多XD
其實有點小希望爆字數((小聲((欸你
不過距離學測不到一個月我在這裡幹什麼啊啊啊啊啊((淚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正 太 控 ★〞
  • 好長好長www
    初次見面你好 咱來回訪ˊ3ˋ
    回到正題★
    這配對感覺也不錯呢www
    如果照美活到帕達普那時...嗯他就九十多歲了呢(#
  • 你好你好:D
    這配對的坑好像只有我跳 (?) 啊哈哈..
    不過看到王牙來襲照美被帕達普擊倒的畫面莫名的有fu啊~~ ((吶喊 ((不其實那只代表你糟糕了..
    是啊就是因為80年的距離太遠才會錯過ˊˋ
    所以最後照美也沒有等到帕達普QAQ
    是說其實原版結局有等到欸 ((抓頭 ((被揍
    謝謝喜歡噢啾~

    攸鬿 於 2013/04/13 17:14 回覆

  • 羽雨
  • 好喜歡這樣的風格><
    但有點小小的悲傷QAQ
    不過配對意外的覺得不錯!=ˇ=
  • 因為我覺得,90多歲的照美還要繼續愛下去的話太累太辛苦
    而帕達普的忠心一直以來就讓他蒙蔽了自己的情感,在放手之後才因為後悔去追尋,我覺得這才是帕達普這個角色要表現的「人性」
    而這樣子造成的悲劇性結局,或許對他們兩個人來說,也算是另一種幸福吧
    畢竟愛著、等著,而兩人到最後還是在意著對方
    雖然是個很冷的配對不過很可愛呢wwww

    攸鬿 於 2014/01/16 20:51 回覆

  • 羽雨
  • 我們總是期望會有好的結局出現,
    但有些故事以悲傷收場卻是最好的結局呢:)
  • 是啊w
    而且我也希望,每一個角色在我的筆下還是能保留他們原本的性格、用最原本的自己去走出不同故事的結局
    所以每次在寫文章的時候我還是會不停反覆思考,這個角色遇到這樣的情景會說什麼、會有怎麼樣的反應,而不是為了要有某個故事劇情走向而把角色代進去
    我希望能讓他們說出自己的故事,而非因為我寫了才造就這個角色ww
    對我來說,不管是bad ending或者是happy ending,我覺得、那都是角色們自己選擇的,所以我認為每篇故事都是happy ending呢www

    攸鬿 於 2014/01/17 21:16 回覆

  • 張照美
  • 好好好想哭啊##(?
    我第一次看同人文看到有點想哭QAO
    你寫得太棒啦!!
    忍不住留言啊QQ
    希望有完美結局啊#(被打
  • 謝謝XDDDDDDDD
    這篇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作品了((遮臉
    其實原版是HE的,不過後來想想覺得BE好像也不錯才這樣寫XDD
    謝謝你的喜歡喔//

    攸鬿 於 2015/11/23 18:29 回覆

  • 張照美
  • 第一篇令我感動的文章
    真的QAO
    我太脆弱了QWQQ
    我一定要支持作者!!
    作者一定要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