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BL有,不喜者慎入ˊˇˋ

※時間為FFI大賽間

※不動惡質、鬼道吐槽(?)注意XD

※吻戲有,請自備衛生紙XD

※依然您的回應是鬿兒的動力唷:D

  筆記型電腦清冷的藍光投射在鬼道有人摘下護目鏡後的血色雙眸中,在沒開燈的房裡顯得格外詭譎。
  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清脆的聲響交織出意料之外的節奏,但此刻的鬼道有人卻無心欣賞。
  他想知道,影山零治的死亡背後到底又有麼陰謀。他明白絕對不可能單純是車輛暴衝所造成的意外。剛好撞上一個要押進警局的罪犯,鬼才信!
  但是他沒辦法像旁人一樣冷眼看待這個罪大惡極的人的死亡。這個男人在他生命裡佔去了太大的空間,是他能被稱做「天才攻擊策動者」的緣起,等於是他第三個父親的人。
  揉揉開始有些發酸的眼睛,鬼道有人往後一躺,輕靠在床緣。
  灑落在房內的銀色月光被窗框侷限出一個狹長的範圍,微風輕拂,鬼道有人不自覺的閉上了眼。

  小時候的他,只是一直跟著影山零治的背影。那個好高好大、對他來說好崇拜的背影。能著他踢球,鬼道覺得好開心,那時候、他暗暗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個比影山零治更厲害的足球選手。
  等他長大一點,他被送進了由影山零治所帶領的、帝國學園的足球社。那時候的鬼道有人,氣燄正高,被賦予了「天才攻擊策動者」的稱號,忠心的臣服於帝國學園的影山總帥。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的勝利不單只是他多年來努力的成果,而是參雜了他從小就開始尊敬的影山零治,在檯面下那些不堪入目的伎倆。
  他開始感到憤怒,原來自己只是影山零治手下的一顆棋子,只是供他利用的作品。於是在明日之星足球大賽,帝國敗於世宇子之後,他決定轉學到雷門,把背後交給那個教會他什麼叫奇蹟、不懂得放棄的足球笨蛋──円堂守。
  他想證明給影山零治看,證明自己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只會追著他跑的小孩、證明自己就算不是作品也能變得更強。
  因為影山零治說了一句,他最完美的作品就是他、鬼道有人。
  那個屬於自己的名字。

  「就這樣睡著的話,可是會感冒的喔,鬼道少爺。」
  聲音來源是他房間那扇未關的窗,鬼道警戒的睜開雙眼。畢竟他的房間可是在FFI日本代表宿舍的二樓欸。瞇了瞇眼想看清來人因背光而蒙上陰影的臉龐,看見的是抹不可一世的倨傲弧度:「……不動?」
  不動明王坐在窗邊,雙手枕著頭倚靠在窗框上,擋住照進房裡的大部分月光。越加幽暗的光線更凸顯了電腦螢幕的清冷光源。
  「你來幹嘛?」看著不動明王輕巧的跳進自己房裡,鬼道有人的語調明顯開始不悅。
  「沒什麼,剛好路過。」不動湊近電腦,想看清楚那些令人眼花撩亂的視窗到底是些什麼。
  但此刻的鬼道有人只閃過你見鬼了路過二樓窗戶之類的吐槽想法。
  「賈爾席多?你很在意總帥的死阿,鬼道少爺?」冷笑一聲,不動似乎對鬼道的行為感到不屑「人都死了,你能留在萊歐克特島的時間也剩沒幾天。你想用這些時間查出個什麼所以然嗎,少爺?」
  鬼道有人瞪了一眼:「關你什麼事!」
  聽見鬼道有些放大的音量,不動明王勾起笑,依然那麼的不可一世。轉身將鬼道有人封鎖在自己和床間的空隙,笑意更深。
  「喂你!」鬼道氣極敗壞的想阻止,不動卻不疾不徐的伸出食指做個噤聲的手勢。
  「太大聲的話,會有人過來看的喔,鬼道少爺。」
  一聲又一聲帶著諷刺意味的“少爺”,讓鬼道有人的理智線瀕臨斷裂。但他顯然也不想在大半夜引起騷動,漂亮的血色瞳眸帶著怒氣,咬牙切齒的發問:「不動明王,你到底想幹什麼!」
  不動邪笑,湊近鬼道耳邊:「你覺得呢?鬼道少爺?大半夜的,我『路過』你的房間,要幹什麼?」特地將那兩個字加了重音,接著饒富興味的看著身下人因為自己而顫抖著,卻仍惡狠狠的盯著他的眼神。
  鬼道有人氣勢不減,嗆道:「如果你想調侃我因為總帥的死而失魂落魄什麼的,那還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
  不動明王唇邊的弧度依然,更多了些玩味「好說好說,要是一進來就看到你像女人一樣哭得淅瀝嘩啦,我想我也不會有興趣留下來。」
  「那也許我該克服一下我的心理障礙,像個女人一樣哭得淅瀝嘩啦給你看一下是否?」鬼道有人冷冷道,四週的溫度急速降至絕對冰點。
  「哦?那這樣就沒有我在這裡跟你說相聲了,幫你消除無聊還不感謝我?」
  「誰跟你說相聲……唔?」驚愕的盯著迅速在眼前放大的不動明王的臉,鬼道有人居然瞬間閃過啊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啥之類的吐槽想法。
  不動明王瞬間又拉開些微距離,眼神專注:「我有說我是來調侃你的嗎?」
  鬼道推開他,將莫名奇妙跳開又跳回來的話題在腦中重新運轉「不是的話最好。還有你剛才在幹什麼啊你!」
  不動邪笑,再度吻上。鬼道有人不悅的瞇起眼,狠狠的往不動下唇咬了一口。
  不動明王的眼睛裡帶著可疑的笑意,讓鬼道有人看傻了眼。
  這人是怎樣?
  待他回過神來,卻發現不動明王早已離開,剛剛的一切彷彿只是他的海市蜃樓。
  如果不是唇上還殘留著對方的餘溫和微微嗅得到的鐵鏽味,他一定會這麼認為的。

  一個又一個暗中調查真相的夜,卻一次又一次的被不動明王“路過”打斷。
  「嘖嘖,鬼道少爺,會痛的你知不知道?」略為熟練的避開鬼道繼續虐待自己傷口的行為,不動明王舔了舔唇上自前幾天便沒痊癒、現在更在微微滲血的傷口。
  「我說過了要你停止的吧。」鬼道有人的眼神,依然凌厲得不留餘地。
  不動明王挑眉,唇邊勾起冷笑「但你從來沒推開過。」不只禁錮鬼道的雙手使他無法反抗,更將自己身上的重量卸在躺在床上的鬼道有人身上。低頭附在鬼道耳邊,卻什麼也不說,只是溫熱氣息弄得身下人顫抖不止。
  「……喂、你夠了喔不動明王。」瑟縮著離開不動禁錮住他的範圍,鬼道理了理衣領,又重新回到電腦前。
  盯著已呈關機狀態的筆電發呆好一會,一定是剛剛被不動吻得頭昏腦脹的時候被關掉的,鬼道有人瞬間無言。
  不動非常乾脆的躺在鬼道的床上,眼神裡饒富興味:「鬼道少爺,你查出了什麼來了嗎?還是我該問……」
  「你給我閉嘴!」鬼道轉身,冷冷瞪著他,結了冰似的聲線在空氣中漾開,四周的空氣驟然凝結「不要以為我跟你是同一種人!我沒有辦法對他的死冷眼旁觀,更不可能像你一樣把這當笑話看!不動明王,我要你現在、馬上離開!」
  對於自己的暴吼,其實鬼道有人也是錯愕的。原以為不動會氣極的反吼回來,但他沒有。深沉的眸子盯著鬼道好一會,聳肩,從敞開的窗躍出,消失在夜色中。

  隔天的團練,不動明王像是故意和他作對似的。不是傳球讓他接不到、就是故意不聽從他的指揮,更過分一點,是直接忽視他說的話。
  以致於他現在正在不動明王房間裡,進行所謂的“審問”。
  略為氣憤的一手扯下護目鏡,讓充滿怒氣的血色雙眸毫無阻礙的直逼對方。雙手環在胸前,語氣失去了平常的冷靜:「不動明王,你到底想幹什麼,你直說啊!何必三番兩次跟我做對!」
  不動明王冷笑「我想幹什麼,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吧?」
  鬼道蹙眉:「你什麼意思?」
  不動猛地向鬼道靠近。不知絆到什麼,讓反射性後退的鬼道有人毫無防備的跌坐在地上。待痛楚消去,才發現自己又被不動禁錮在他與床的縫隙間。抬頭對上不動的眼,深沉中帶著他無法解讀的情緒,鬼道有人暗暗心驚。
  「當初是誰決定背棄總帥、逃離他的控制,甚至反過來與他作對?」不動明王的聲音,一字一句,狠狠撕裂鬼道心上那一道道好不容易結痂的傷疤。
  「是誰離開帝國、投靠雷門,捨棄了一直以來支持你的隊友,一個人去迎接勝利?」
  心上的傷口,開始微微滲血。
  「是誰為了雪恥,卻忘了在醫院身受重傷的夥伴、忘了他們因為信任而願意追隨的心?」
  傷口,血流如注。
  「是誰……」
  「我沒有!」鬼道有人暴吼,眼中的血色更甚「你不懂就不要亂說!我離開總帥,是因為我想找到自己的價值!我離開帝國,是因為我想報答帝國的隊友們!我要將勝利奉獻給他們!不管我在哪支隊伍,他們都還是信任我、由不得你挑撥離間!」
  不動明王揚眉,接著不由分說的吻上鬼道有人,霸道而劇烈的。
  鬼道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無意外的開始強烈反抗。
  不動盯著鬼道氣憤的眼睛,好像真的被他氣到了,原本就很有殺氣的顏色更加鮮豔,紅得似乎要滴出血來了。
  但鬼道大概不知道,他不動明王最能忍受的就是這樣的拳打腳踢。還真不知道是不是該感謝一下自己那殘破的家庭?
  接著,這個吻的侵略性越發強烈。坐在地上還被死死的壓在床邊,實在是個很詭異的角度氧氣又幾乎被掠奪殆盡。鬼道有人一瞬間有個自己快死掉的錯覺。
  突然聽見鬼道發出細小的、似乎快斷氣的悶哼,不動明王迅速離開他的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坐上床,順便一併將鬼道也扯了上去,順勢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
  不動明王斂起笑:「既然你清楚你自己一切行動的理由,又為什麼放不下?」
  鬼道貪婪的吸取剛才被掠奪一空的空氣,眼神兇狠的瞪了不動一眼:「你管不著!」然後使盡全力想推開抱著自己的不動,怎奈對方已經背靠在床頭板上,坐得還挺舒適,只好自己默默後退了些。
  因為不動明王不可能會知道,影山總帥對他鬼道有人的存在有多大的影響力。他是自己的偶像,更可以說是自己的第三個父親。那要他怎麼放下、怎麼放得下?

  不動明王再次勾起笑,環著鬼道腰間的雙手驟然收緊,毫無防備的鬼道便這麼跌進他懷裡。以食指輕挑的抬起鬼道的下頷,逼著他的目光和自己的對上。
  唇角的弧度依然不可一世,不動明王放低了音量,不再那麼咄咄逼人:「我沒辦法邊箝制你的反抗邊抱你喔鬼道少爺,兩者擇一如何?」
  「你現在馬上放手就不需要思考這個問題了。」鬼道拍掉他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依然不肯讓步。
  不動冷哼一聲,拉著鬼道的雙手環上自己頸間。一手依然環著鬼道腰際,一手壓著他的後腦,再度吻上。
  這麼一來鬼道有人想掙脫的話,就只能把不動明王掐死了。
  值得慶幸的是,不同於以往的霸道肆虐,這次一貫的強勢中卻多了點小心翼翼的戰戰兢兢。
  在鬼道再次想起來可以利用自己前幾天製造出的傷口逼不動離開時,已經是好一陣子以後的事了。
  不動舔著再次滲血而且應該很難好得起來的傷口碎唸著:「嘖,真是好心沒好報。會痛的你知不知道啊鬼道少爺。」
  鬼道有人冷眼看著:「這叫活該。」
  不動明王挑眉,冷笑「是嗎?不過我看你很享受嘛,鬼道少爺?」饒富興味的看著懷裡被自己吻得頭昏眼花的人,不動明王的笑容裡多了些詭笑的成分。指尖更不安分的在鬼道纖瘦的背部遊走,不意外的換來後者的輕顫和一記狠瞪。
  「不動明王,你給我閉嘴。」
  「嘖,也不想想你現在在誰的地盤?」不動明王笑意更深,卻有些令人不寒而慄「而且啊,鬼道少爺。」俯身貼近鬼道耳邊「你只叫我閉嘴,可沒叫我住手是吧?」
  「……你這傢伙不要太超過了!」
  以上,是鬼道有人氣極敗壞的發言。

  他早該知道,不動明王最不擅長的就是言語表達的嘛!

 

179130728_x   

﹝完ˊˇˋ﹞

很不可思議的又生出一篇文來了:">

學測倒數98天,好刺激ˊˇˋ

下一篇居然腦袋裡的想法是帕達普X亞風爐 ((驚恐

攸鬿 2012.10.14 ( 4081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棠蓮
  • 歐~不動!!
    我喜歡"路過" XDD
    加油啦~ 等你下一篇!
  • 齁,有留言就簡訊電話都不回=3=
    害本鬿幼小心靈受到傷害了XD
    話說打到眼花錯字很多難道你沒發現@@

    攸鬿 於 2012/10/20 23:58 回覆

  • TING;
  • 果然不動是攻比較讚(x
    我喜歡這種男生喇wwwwwwww(小姐冷靜
  • 哈哈其實鬼道或不動鬿兒都可以的啦-/-b ((這人吃很開((誤
    嘴巴壞壞卻很貼心的男生很誘人-///-b ((不你夠了XD

    攸鬿 於 2012/12/03 20:03 回覆

  • 羽雨
  • ((激動狀><
    這對是我的主CP阿!>w<
    最愛壞壞的不動和傲嬌的鬼道!!XD
    喜歡作者的文筆!!加油~希望你量產~((不要壓榨作者!
    最後,
    感謝餵食~~喵~ =ˇ=
  • 也謝謝你來看我文章噢wwwwwwwwwwwww
    天噢我文筆渣渣啊整個害羞////////////////////
    謝謝你的喜歡我會加油的wwwwwwwwwwwwww

    攸鬿 於 2014/01/16 20:53 回覆

  • 珍野秀子
  • 人家想當鬼道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