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BL有,不喜者慎入ˊˇˋ
※倉間髒話有、南澤變態有 ((歐飛
※京介插花有www
※時間為整場聖光之路大賽前後,不過與動畫不衝突 (( 驕傲 (( 被揍
※依然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唷~ (( 灑花

﹝正文開始﹞

  那時候的倉間典人,總是只追著他的背影。
  令人欣羨的背號,令人不得不臣服的實力。
  南澤篤志,讓他決心緊追在後的人,他目光的焦點所在。
  「倉間,你聽好。前鋒的任務就是跑在隊伍的最前面,成為隊伍追逐的標的。」語畢,南澤奮力奔向前,等待著隊友的傳球,等待下一個進球得分的契機。
  而倉間典人,緊追在後,維持著攻擊陣型中他該填補的空位。喃喃唸著雖然你是學長但也不能讓你出盡風頭之類的話,眼神卻依然追隨那抹身影。
  太過耀眼而讓他忘了移開目光。

  忘了經過多久,只知道現在的球場已經不是可以實現那句話的舞台。
  南澤篤志好像不記得自己說過那句話一般,原本俐落的步伐變成了散漫的頻率。
  倉間典人失去了追逐的理由,於是索性停下腳步。
  但是這樣的足球、這樣的南澤篤志。當初讓倉間典人奮不顧身追逐的理由在哪裡?
  幾個字說得如此雲淡風輕,在雷門十一人間炸開的震撼、和倉間典人心裡的錯愕完全不成比例的淡然。
  ──「監督,我要退隊。」
  離開的背影毅然,倉間典人想追上,卻倔強的裝作無所謂。但他不知道,陷進掌心的指甲已經被另一雙眼睛所捕捉。

  站在他身旁的換成了另一個人。新生入學式就把雷門十一人打得傷痕累累、總是帶著看戲神情,也算是讓南澤離開的兇手之一的,劍城京介。
  穿著曾經屬於那個人的背號的制服、站著應該是屬於那個人的位置、頂替原應屬於那個人的稱號。
  穿著十號球衣的,雷門的王牌前鋒。
  但是他代替不了那個人,倉間典人決心追隨的南澤篤志。
  倉間典人開始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乾脆以局外人的身分對被松風天馬打動的神童等人報以冷眼旁觀的沉默。
  直到聖光之路大賽上,看見他一直以來跟隨的背影,穿著月山國光的制服和他面對面。

  不再為了雷門奔跑的南澤篤志。
  倉間典人的心情更加複雜,該用哪句話當作見面的開場白?又該用什麼心態面對這場比賽?
  明明曾經動搖過、想認同神童和天馬的。
  南澤篤志的出現,卻是為了讓雷門了解自己有多愚蠢。
  倉間典人不禁開始埋怨,如果不是第五院、雷門足球隊怎會被漆黑騎士團下馬威?如果不是第五院、怎會讓松風天馬掀起這陣革命之風?如果不是第五院、踢球的快樂怎會被剝奪?如果不是第五院、南澤篤志又怎會有拋下一切也要在球場上和雷門對峙的理由?
  是啊,如果不是第五院。
  所以他決定,要戰勝。
  戰勝自己、戰勝第五院、戰勝南澤篤志。

  重逢之後、離開之前,南澤又再次叫住他。
  這次,他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就連表示聽見的單音節回覆都沒有。
  所以他沒有看到,南澤篤志的眼睛。
  一直以來平靜無波的深潭,出現了一絲漣漪。

  當鬼道監督選上西園信助守球門,意外的,南澤篤志再度出現在雷門中學的足球場。
  儘管是以月山國光的制服再次站在他面前,卻彷彿看見熟悉的十號背號,再次奔跑在倉間典人之前。
  有點不服氣吧,倉間典人?
  為什麼沒有辦法追過他?

  練習之後,倉間只是默默整理好背包,將包甩上肩,然後便與空氣同化似的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高超技巧下溜出了足球大樓。
  「倉間學長。」從空氣中悠悠飄過的發言讓他錯愕了下,一回頭,只見那個他一直以來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學弟正斜倚在一邊的牆上。
  劍城京介。
  「有事嗎?」倉間想裝作若無其事的自在,卻在對上劍城的目光後不自覺的微微退了一步。
  劍城京介踱步至他面前,當成披風穿的外套被風吹得微微揚起。憑藉著身高差,劍城居高臨下的表情更讓倉間典人開始煩躁了起來。
  微微嘖了一聲,倉間典人再度拉遠了剛被劍城京介壓縮得只剩一步的距離「一定要站得那麼近嗎學弟?」
  「不站近一點的話,你看不到我的存在吧,倉間學長?」
  「……你什麼意思?」
  沒有等到回答,劍城京介便與他錯身而過,走回足球大樓。

  「……搞什麼啊……嚇!」愣愣的跟著劍城的身影將目光轉回社辦大樓,不把他這學長放在眼裡、卻又稱不上倨傲的態度讓他無言了下。而一回頭卻颯然發現他眼前又出現了個不明人形。倉間典人猛然退了兩步,瞇了瞇眼看清來人「……南澤學長?!」
  一副無視他驚恐的反應似的,南澤篤志習慣性的撥了撥瀏海,一笑「看來你果然很在意我呢。」
  「……在意個屁。」熟悉的自戀動作他已經習以為常自動忽略,但接下來伴隨著邪魅笑容說出的話語卻讓他按捺不住爆了粗口。
  「那天我問你的問題,你考慮完了嗎?」
  意外的沒有像平常一樣酸溜溜的開始互嗆,急煞而轉的話鋒讓倉間典人一時反應不過來「什麼問題?」
  「嫁給我?」
  「你去死。」
  「對學長說話的態度是這樣的嗎?倉、間、學、弟?」
  「……」倉間典人一秒無言。

  然後倉間開始回想、最近一次的見面。
  是旋風競技場、聖光之路大賽第一站。
  「想到了沒有?」
  比賽完之後南澤叫住他,他卻頭也不回的那句問話。
  “雷門的前鋒交給你,可以吧,倉間典人?”
  找出記憶後,倉間擰眉「所以你不打算回雷門?」
  南澤篤志再度撥瀏海,笑「那要看你的回答我滿不滿意。」
  倉間典人閉了閉眼,再睜開。
  再度對上南澤篤志的瞳眸之時,他的眼神變的堅定:「可以。」
  可以,斬釘截鐵。
  因為那天,他發過誓。
  要戰勝南澤篤志。
  戰勝眼前這個人。

  南澤篤志笑了「那雷門,就交給你了。成為學弟追隨的目標吧,典人。」然後轉身,消失在倉間典人的視線。
  典人?!「少噁心了你南澤篤志!」暴吼。
  追隨的目標嗎……
  然後,倉間典人的腦海裡閃過了一句話。
  “不站近一點的話,你看不到我的存在吧,倉間學長?”

  「真有活力啊,學長。」不知何時又出現在牆邊的劍城掏掏耳朵,又再度起身、走近。
  不給他機會靠近自己,倉間主動拉開了距離,往前走上足球大樓前的階梯,換自己處在居高臨下的位置「我看見你了可以吧。」
  一語雙關吧?
  劍城京介挑眉,一個箭步便跨上了倉間典人所站的位階,順勢將倉間典人鎖在自己與牆壁的空隙間。
  「靠!」是怎樣,王牌前鋒輪流來調戲他?!
  「學長,你知道一個男人把女人推在牆上的意思嗎?」
  「不知道。況且我不是女人。」倉間典人臉瞬間黑了一半。
  劍城京介自動退了兩步「學長,現在雷門的先發雙前鋒,是你跟我。」語畢,轉身離去。
  夠瀟灑。
  倉間典人理了理制服,看著劍城離開的背影。
  莫名其妙……

  接下來的戰役,更為艱辛。
  但倉間典人開始學會了,正視另一個有資格站在他身邊的人。
  幾場賽程下來,雖然不算輕鬆,但至少還滿順利,一路踢進了總決賽。
  每場比賽,倉間典人總能看見觀眾席上,南澤篤志專注的眼神。
  讓他當初願意跟隨的眼睛。
  於是倉間決定,要踢給他看。證明他倉間典人可以做到、證明他的回覆不是妄自尊大。
  而他也總能在裁判哨聲響起後,聽見隊友的歡呼、看見南澤篤志滿意的勾了勾唇角,接著消失在他的視線。

  冠軍賽散場後,倉間典人溜出了選手休息室,來到飲料販賣機前。投了幾個硬幣,取出滾到取物口的鋁罐,倉間典人開始恍神。
  「喲,倉間。」再熟悉不過的聲線,倉間典人猛然抬頭,南澤篤志環手倚在不遠處的販賣機上。原本就在光線不充足的角落,在加上機器內燈泡的微光,讓他看起來好像在發亮。
  「……你幹嘛?迴光返照啊?」倉間挑眉,語氣依然毒舌。
  南澤瞥過一眼,聳肩「在你心裡那麼神聖,這樣剛好而已。」
  「……去死。」這是倉間典人唯一想得到的反應。
  撥了撥瀏海,南澤拿過倉間手中的飲料,一口喝掉。
  「喂!」
  不理會倉間典人的抗議,南澤篤志唇邊挑起了輕挑的弧度。手一鬆,讓手裡的鋁罐隨著萬有引力玩自由落體,接著腳一抬,將罐子踢進一旁的回收桶,準確無誤。

  倉間典人盯著剛被投進的回收桶,沉默好一會:「……學長,」
  「嗯?」
  倉間回過頭,沒有被瀏海遮住的那隻眼睛,流露出的眼神無比認真「你什麼時候回雷門?」
  南澤篤志的唇,繪出了說不清情緒的弧度「我不會回去。」
  「什……」
  「現在能站在你身邊的人,不是我。」
  倉間典人的眼睛,藏不住錯愕的光芒「但是你說……」
  「是,我說過。」直接打斷倉間的話,南澤篤志坦然承認。
  「那又為什麼……」
  「倉間。」南澤篤志左手撐著販賣機,將倉間典人禁錮在自己與機器間狹小的空間。只是喚他的名,接著沉默。
  倉間典人在他幽邃的眸子裡,只看見慌亂的自己。

  倉間垂下眼,努力調整著自己紊亂的呼吸。
  但南澤卻不給他喘息的空間,逕自彎身縮短兩人的距離,溫熱的氣息附在他耳邊:「為什麼我只把前鋒交給你,而不是劍城京介?」
  而倉間只轉了轉眼眸,不敢移動一分一毫,等待著他接續話題。
  「因為一直以來只有你,倉間典人,只有你不是盲目的追隨,而是在追逐之餘能漸漸跟上我的腳步。」然後南澤篤志站直,目光認真:「所以我只把前鋒交給你,而且在月山國光,繼續奔跑、繼續讓你能夠追隨。我可不容許自己被你超越。」
  然後南澤轉身準備離去,而倉間典人的目光仍然忘記要移開,就像以前任何一次一樣。
  「還有啊,」南澤篤志習慣性的撥撥瀏海,回頭「你害羞的時候滿可愛的啊,典人。」邪笑,轉身離開。
  倉間典人錯愕,暴吼「去你的南澤篤志!」

  「嗯啊,是很可愛。」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倉間典人回頭,瞬間驚恐:「劍城?!」
  罪魁禍首笑了,看好戲的。
  倉間典人臉黑了一半:「你什麼時候來的?」
  「迴光返照的時候。」
  倉間典人臉又黑了一半。
  劍城京介轉向回休息室的方向,回頭道:「其他學長說你再不回去就要把你丟在這裡了。」語畢,逕自踏上歸途。
  倉間典人蹙眉,小跑步超越了劍城,倒轉帶領與被帶領的角色。
  「倉間學長。」倏然的正經語氣讓倉間呆了一下,劍城隨即跟上他的腳步「我知道你看見我了。」接著,再繼續步伐的頻率。
  看見了,所以阻斷默契的隱形藩籬終於打破了。

  「害羞的時候很可愛的典人學長?」倉間回神,劍城京介已經距離他有十公尺之遠。
  然後倉間典人暴吼,狂奔:「靠!劍城京介你給我等一下!」

  追逐與被追逐,微妙的關係正在雷門前鋒間擴散開來……

images(13)  

﹝完ˊˇˋ﹞ 2012.08.19 by 鬿

大會報告本篇字數3762 ˊˇˋ

其實是先寫這個再寫南涼的

不過七夕比較趕就先發了哈哈

下一篇就真的遙遙無期了說 ˊˋ

鬿兒討厭學測 ((淚滾

下篇配對暫訂不鬼 ˊˇˋ ((大概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enny
  • 所以…劍城喜歡倉間嗎?
  • 摁阿~應該說~~
    因為劍城的高傲(?)
    他覺得自己既然取代(?)了南澤學長,那麼倉間學長沒有把自己當成搭檔的那種心態讓劍城君很不高興吧www
    然後劍城君有點像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孩子((欸
    其實鬿兒只是想表示劍城君是拉倉間大一把的關鍵www
    不過因為您的留言重看一次之後發現....
    好像還真的有那麼點的京倉XDD
    不過whatever,子供向動畫可愛的點就是什麼都一點點
    要怎麼腦補都是可以的噢啾咪~((喂

    攸鬿 於 2013/06/02 20:20 回覆

  • 小黑
  • 我覺得倉間和南澤真是絕配
  • 倉間南澤很可愛啊wwwwwwwwww
    兩個會為了什麼去努力但是什麼都不說的孩子,在某種程度上也因為可以互舔傷口而有更深沉的交集吧www
    這是我對他們的看法wwwwwwwww
    \\謝謝你的留言噢//

    攸鬿 於 2014/01/16 20:55 回覆

  • 南倉迷
  • 嗚~嗚~
    作者實在太厲害嘞!!
    我看到前半段救不停得哭啊哭的((擤鼻
    再也沒有人可以把南倉的感情描寫得如此生動的拉!!
  • 謝謝你的喜歡QWQQQQQQ
    其實我已經脫離閃十一好久了((掩面
    很開心當時的自己寫出來的文章在近兩年過後還能帶給你愛上南倉的感覺ˊ艸ˋ
    之後再來重看一次閃十一寫幾篇短篇好了QWQQ
    再次謝謝你的喜歡!!!!

    攸鬿 於 2015/01/07 23:06 回覆

  • 訪客
  • ……
  • 镜火 瑞
  • 你好初次见面~
    是说你写的好好看哦~
    还有我看到仓间脸黑了一半时我就想他本来就很黑了还要在黑一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