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時間設定FFI與閃電日本比賽後
※阿芙洛蒂戲份少注意
※BL有,不喜者請按X ˊˇˋ
※吻戲有,請自備眼藥水及面紙謝謝=ˇ=  
※看文請勿潛水當小白,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

﹝正文開始﹞

  他,南雲晴矢。太陽火焰的隊長,人稱潘恩的火焰笨蛋。
  一個代表夏天的男人。
  而他,涼野風介。鑽石冰晶的王牌,稱作加塞爾的冰棒白痴。
  一個象徵冬天的男人。
  冰火不容,這是別人給他們唯一的形容詞。

  「……喂涼野風介,你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踹門行不行?」停在拿鑰匙正對準鎖頭動作的南雲晴矢,對著已經氣呼呼走進房的涼野喊道。
  「不需要你管!」涼野風介吼了一聲,然後走進浴室、甩門,又發出碰的好大一聲。
  亞風爐照美隨手將大門帶上:「讓他冷靜一下吧,南雲。」
  瞪了一眼浴室門,裡頭嘩啦啦的水聲不用問也知道涼野風介在做什麼「我知道他為什麼會生氣,不過有需要這麼火大嗎?」
  「屢次輸給同一個人,難免吧……」円堂守的力量,他亞風爐照美再清楚不過。能打敗身為神的自己,並且能讓自己願意把背後交給他、跟他守護同一個球門。
  鬼道說過,那就是円堂守的特別之處。每倒下一次,再站起來、就會變得比之前更強。

  將水溫調至最低,涼野風介仰首,任由冰冷的水珠打在自己身上。俊俏的臉龐因為情緒的低壓也蒙上了層陰影。
  「為什麼……為什麼總是贏不過他……」其實,令涼野風介不服的不只是円堂守,古蘭更是原因之一。
  那個叫基山浩人的傢伙。
  從小到大,父親的關愛總是只聚焦在基山浩人身上。就算他再怎麼努力、再怎麼厲害,在父親心目中的地位永遠還是矮了基山浩人一大截。
  所以他不服氣,即使已經是“終極3TOP”之一、只差一點就可以得到“創世紀”的封號,他仍然衝動的向円堂守下了戰書。
  衝動到讓他連3TOP的名聲都被剝除。
  此外,他也不認為南雲晴矢那火焰笨蛋的實力會比基山浩人差到哪裡去。雖然很不想承認,可他畢竟是能和自己一起使出烈火冰風暴的人呢,就勉強誇獎他一下吧。
  涼野風介甩甩頭,好像這麼做就能把一切的不如意甩掉似的。伸出手關掉水龍頭,披上浴袍、轉身離開淋浴間。

  涼野風介一踏出浴室,頰邊突如其來的冰涼感讓他忍不住縮了一下。不過冰冰的、不討厭。
  一轉頭,只見南雲晴矢嫌惡似的拎著一枝蘇打冰棒,高度正好能碰到他臉頰,冷冷的甩了他一眼:「不喜歡就不要拿,不要玷汙我的冰棒。」接過冰,涼野風介撕開包裝、塞進嘴裡,動作一氣呵成。
  南雲晴矢瞇了瞇眼,開口喚:「涼野風介。」
  「幹嘛?」將冰棒叼在口中上下晃啊晃,涼野順手理了理還在滴水珠的頭髮。
  「你給我去把頭髮吹乾。」
  涼野皺眉「我才不要,那熱死了。」
  南雲晴矢一挑眉:「你沖冰水不吹頭髮又吃冰,感冒了可別求本大爺照顧你。」
  「誰稀罕你的照顧。」送南雲一記白眼,涼野逕自走向客廳。將冷氣溫度又調降了兩度,一屁股坐上沙發開始轉電視。
  身後傳來吵雜的嗡嗡聲,涼野風介習慣性的躲了一下,回頭:「你幹嘛啦?」
  南雲晴矢拿著吹風機,大有“不乖乖聽話我一槍斃了你”的氣勢,道:「本大爺調冷風,你不坐好本大爺就一擊砸昏你、信不信?」
  不滿的瞪了一眼,涼野風介坐回去、繼續吃冰配電視。

  好不容易等到嗡嗡聲消失,南雲咕噥著:「可惡手酸死了……熱風吹一下又不會死……」
  涼野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又沒人叫你吹。」
  「要不是本大爺看你今天心情差,我才懶的管你。喂啊亞風爐你好了沒啊……喔好吧那你快點。」
  疑惑著怎麼南雲晴矢整句話好像怪怪的,依依不捨的將目光移開電視,正好看見南雲掛掉電話的場景。轉回目光,又看見電視螢幕暗掉的瞬間。
  「冰棒白痴,你再看下去眼睛會壞掉。」
  「……你今天好囉嗦。」涼野有些不悅的瞇起眼。
  南雲環著手,盯著他一會:「雖然很想跟你說要打架就來啊,不過亞風爐剛剛說要請你吃冰,去不去?」
  一聽到某個關鍵字,涼野風介眼睛一秒發亮。

  「去你的火焰笨蛋……熱死了……」穿著甚平的涼野依然將袖子捲起,讓他感到不舒服的溫度沉重了他的腳步。
  拖著涼野在人潮中穿梭,南雲一邊找著亞風爐說的攤販一邊道:「聽到吃冰一秒衝出門的可是你,不要亂牽拖。」
  亞風爐照美在不遠處和他們揮手,穿著甚平又將長髮挽起的他分明是個女孩子……不過如果在他面前提起這個,絕對馬上被傾聽神諭,那會死人的。
  「可是你沒說要來祭典啊……」涼野氣虛。氣溫仍然炎熱的八月,雖已步入孟秋,但對涼野風介來說還是難以忍受。何況在人群中,兩個國中生的身高根本就像被埋在一堆自動發熱機裡。
  重、點!拉著他的還是燙死人的火焰笨蛋!
  亞風爐燦笑,雀躍的向他們跳來「涼野君,那家的巧克力香蕉船很好吃喔!要不要來一份?」
  「只要能降溫什麼都好……」他只覺得自己快蒸發了。

  好不容易讓自己的體溫稍微降了一點,涼野瞄到不遠處的攤販:「那是什麼?」
  亞風爐疑惑的回頭:「涼野君不知道糖葫蘆嗎?」
  一直被人擠來擠去瞪來瞪去的南雲,終於放棄了將雙手枕在後腦的囂張動作「那傢伙每次都嫌祭典人多很熱,沒來過這種場合。」
  不一會兒,涼野風介手上就多了一串糖葫蘆。
  涼野盯著閃爍著火紅色澤的糖衣,伸出舌舔了一口。「雖然是跟火焰笨蛋一樣討厭的紅色,不過好冰。」
  南雲晴矢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要是那種你吃一口就嫌燙不吃的東西,本大爺還會掏錢買給你吃嗎?」
  「會,而且你會拿去接著自己吃。」斬釘截鐵。
  南雲晴矢無言。

  又走了一會兒,南雲晴矢手上多了盒章魚小丸子,表情滿足的享受著。而涼野風介則用亞風爐當盾牌,躲得遠遠的。
  根據他的說法是,熱死人的火焰笨蛋吃燙死人的東西,站太近會被傳染變笨蛋,所以要閃遠一點。
  正戳起一個小丸子往嘴裡送的南雲晴矢,餘光瞥見某個人擠人的場景、賊笑。
  「冰棒白痴,」喚住躲在亞風爐身後好奇的東張西望的涼野風介,南雲晴矢態度輕挑的指指一旁的人群聚集地「來比賽、玩那個。」
  方向所指,正是撈金魚的小攤子。
  涼野風介蹙眉,那種人擠人又需要無比耐心的東西跟他完全絕緣,從小一起長大的南雲怎可能不知道?
  「怎麼?你不敢?」南雲挑眉,標準的挑釁神情。
  「比就比誰怕誰!」
  南雲晴矢賊笑。
  所以說激將法對涼野風介超有用……

  作為一個旁觀者,亞風爐照美失笑。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還有一句話叫布鼓雷門。正好可以用來描述他們兩個現在的情況。
  一開始還很努力的發揮自己那少少的耐心的涼野風介,在破了第三個網子之後就開始亂撈,被撈破的網子數量成等比級數驚人的成長……
  而信心滿滿下戰帖的南雲晴矢,則在一出手金魚就逃光光那一秒,臉瞬間黑掉。
  「可惡的金魚!別自以為了不起!本大爺非撈到你不可!」
  「火焰笨蛋你吵死了,可惡我今天沒撈到我加塞爾三個字就倒過來寫!」
  「冰棒白痴你準備倒著寫名字吧!本大爺會贏你的!」
  「我堂堂加塞爾大人是不可能會輸給火焰笨蛋的!」
  亞風爐嘆氣,看來他們不戰個你死我活是不會罷休的……
  突然聽到手機鈴聲,亞風爐接起手機對話幾句後,拍拍南雲的肩:「崔正秀打來要我過去一趟,我就不陪你們囉南雲?」
  南雲晴矢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嗯好……可惡那隻凸眼的你給本大爺等一下!」
  亞風爐照美瞬間無奈,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

  大戰三百回合後,不知道是被南雲的氣勢嚇到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有一隻可憐的橘色凸眼金魚,正虛虛的漂在南雲手中微小的塑膠袋子裡,看起來一副隨時會翹掉的樣子。
  而涼野風介、成績掛零,正滿懷怨念的跟在一臉囂張的南雲晴矢身後漫無目的的走著。
  沒辦法,誰叫亞風爐被一通電話叫走了,承載著他的希望的唯一擋箭牌就這麼跑了。
  涼野風介頭上的烏雲越來越厚、越來越厚,沉重到連走在前方的南雲晴矢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南雲晴矢回頭,身後的涼野滿臉怨念。嘖了一聲,將手上裝著可憐小金魚的袋子硬是塞到了涼野手裡,彆扭的撇過頭:「看在你今天心情不好的份上,本大爺勉為其難的把那個小傢伙送給你啦!」
  涼野風介咕噥著「不甘願就不要送啊。」卻止不住好奇的目光,晃晃袋子似乎想知道小金魚會有什麼反應。
  被人群擠的趔趄了幾步,南雲努力的保持自己跟涼野的距離以免被擠散,一邊阻止涼野:「你這樣晃牠會死掉啦!」
  「是嗎……」停止手上的動作,涼野仍然目不轉睛的研究他生命裡第一種除了人類之外的生物。
  見他研究得出神,南雲索性牽起他的手:「走啦,去人少一點的地方再給你慢慢研究。」
  不知道是不是金魚太新奇佔滿了涼野的思緒,他也不反抗,就這麼乖乖的被牽著走。

  南雲帶著涼野到了位在小山丘上的神社,來來往往的人不算少,但大部分的人潮還是聚集在山腳下的市集裡。
  環顧了一下四周,涼野風介提出了疑問:「喂火焰笨蛋,這裡是哪裡?」
  南雲用一付看神經病的表情望著他「神社啊你瞎啦?」
  涼野風介額間爆出青筋「帶我來這裡幹嘛啦!」
  「看煙火啊,視野好人又少,本大爺特地帶你來的欸。」帶著玩味的笑,南雲晴矢回答。
  「煙火?」
  「對,每次祭典都會有的。等著看就對了。」
  南雲晴矢轉身趴在神社旁的欄杆上,吹著風。
  背對著涼野風介,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好奇張望的目光、以及隱藏在呼吸聲中那份不願說出口的期待。
  南雲晴矢一笑,真像個小孩子呢、涼野風介。這麼多年來一點都沒變。

  南雲晴矢第一次見到涼野風介,也是在這麼一個充滿了秋天味道的日子。
  那時候的他,眼神冰冷、沉默寡言,連句簡單的自我介紹都不願開口說,還是父親見他不說話才替他介紹的。
  父親說,他叫涼野風介。那年七歲,跟自己一樣大。
  和自己活潑卻有些火爆的性格截然不同,冷若冰霜的孩子。
  總是獨自一人坐在滑梯上吃著冰棒,對熱鬧嬉戲的、其他育幼院的孩子們視而不見的,那個涼野風介。
  他記得,他第一次聽到涼野說話,是因為某個想玩滑梯的孩子因為他坐在上面不肯讓位而差點大打出手。
  那句冷冷的“所以你想怎麼樣?”
  他那時候一定沒想到,隨著那句話語刺進心裡的寒冰,讓他衝出去把涼野拉走、不知所措的搓搓他的頭的小動作,會開啟兩人在未來的羈絆。

  一聲刺耳的哨聲緊接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隨之炸開的燦爛花朵倒映在兩人眼中、轉眼即逝。
  涼野風介站上欄杆,似乎這樣就能讓他距離那些璀璨的煙花近一點。裝著可憐金魚的袋子掛在他左手上晃呀晃。
  南雲晴矢望著他的側臉,平時結了冰的死人表情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這臉龐早已失去的純真笑靨。
  南雲將涼野從欄杆上拉下來,搓了搓他的頭。
  後者不解的皺眉,問了句你發什麼神經?
  不給他回答,南雲晴矢一把將他扯進自己懷裡,連一點給涼野反應的時間都不留,隨即低頭吻上。
  涼野風介腦袋空白了兩秒,左手緊抓著命運越來越坎坷的小金魚的袋子,空著的右手掄起了拳頭,狠狠的往南雲晴矢胸口貓了下去,只是南雲晴矢的動作依然故我。
  要知道,被一個男人近距離揍是很痛的……
  緊握的拳慢慢鬆開,涼野風介的反抗轉為依附。左手攀附在南雲晴矢肩上,可憐的金魚依然晃啊晃。滑落的右手緊抓著南雲晴矢的袖子,將他的緊張展露無遺,卻仍放任南雲晴矢霸道而放肆的溫柔。
  好一會兒,終於分開的兩人輕喘著,唇上火辣辣的感覺揮之不去。
  「……熱死了你火焰笨蛋。」
  「本大爺沒嫌你冰就不錯了。」

  其實,夏天與冬天,也只不過是一個秋天的距離。

images (57)    

﹝完ˊˇˋ﹞ by 鬿 2012.08.23

大會報告,本篇字數4255字((爆很大

南涼好可愛鬿兒想抱走www

還有另一篇是閃GO南倉,不久後會放吧((應該((被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TING;
  • 超甜的!!!!
    這文讚QAQ
  • 謝謝:">
    南涼的甜甜整個會甜進心裡啊>////<

    攸鬿 於 2012/12/03 20:00 回覆

  • 閃電狗狗
  • 甜阿汪,狗狗融化了汪(你當你是老皮阿
    好好看喔汪,要再繼續加油啊汪(搖尾
  • 謝謝狗狗:"> ((摸頭
    ㄎㄎㄎ鬿兒會加油的!!!! ((激動握拳中

    攸鬿 於 2012/12/08 16:54 回覆

  • 雲空
  • 怎麼辦~
    好想把們抓回家啊~~(你滾
    超甜的!!\\\\\\
  • 謝謝雲空:D
    對吧對吧超想把南涼打包帶走對吧!!!!! ((激動指((你走開XD

    攸鬿 於 2012/12/08 16:55 回覆

  • 雲空
  • 能在後頭的草叢裡偷拍嗎?(你!夠了!
  • 來吧((遞加長型鏡頭
    記得帶上我噢((指自己XDD

    攸鬿 於 2012/12/08 17:25 回覆

  • Fang
  • 久久估狗一次舊愛,
    結果發現寫手是噗上常看到的人(#
    南良夫婦(!)超可愛的(翻管
  • 天噢是坊兒粗現了嗎XDDDDDDDDDDDDDDD
    南涼ㄇㄐ可愛啊wwwwwwwwwwwwwwww
    原來坊兒也是茼蒿ㄇwwwwwwwwwww
    天ww噢ww窩ww好ww驚ww恐wwwwwwwww

    攸鬿 於 2013/11/29 22:58 回覆

  • 羽雨
  • 路過巧遇南涼甜文!! 喵~
    喜歡你的甜文呦!!
    繼續加油喔~ ((握爪
  • 謝謝你!!!!!!!!!!!!!!!!!!!!!!!!!!
    已經好久沒寫閃十一了沒想到還有人會翻出來還喜歡他((掩面
    \\新朋友歡迎//

    攸鬿 於 2014/01/16 20:46 回覆

  • 訪客
  • 很喜歡南涼>.<粉喜歡唷!現在和以前的音樂也粉好聽~
    問一下大大之前放的音樂叫什麼名子?
    繼續加油!很喜歡你的文唷~
  • 之前那首嗎我記得應該是家家的命運噢WWWW
    謝謝你的喜歡我會加油的QWQQQQQQQQQQQ
    南涼真的超可愛的最近想複習閃十一喇///////////////////////

    攸鬿 於 2014/06/23 00:58 回覆

  • 寒
  • 命運坎坷的小金魚~哈哈哈xD
    最後一句:其實,冬天與夏天,只不過是一個秋天的距離~~
    寫的超好的嗚嗚...
    感動((泣
    可以讓我畫成漫畫嗎QQ
  •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當然可以啊QWQQQQQQQ
    請麻煩記得附上原文出處噢 >/////////<
    可以求畫完讓我知道一下嗎想看///////////////// ((冷靜
    謝謝你的喜歡嗚嗚嗚嗚我好久沒更閃十一了沒想到還可以被看見好感動呀QWQQQQQ

    攸鬿 於 2014/07/26 18: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