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同人小說,CP是黑花,是黑瞎子X解語花<<<是語花(強調)
※《解花鈴》後續,不過沒有看到前篇應該不影響閱讀(?)
※雨臣性轉、靈魂分裂有,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龜速產出中,不過是7/19鬼門葬新刊ry
※邊看阿白封面實況邊飆文敲幸福derrrrrrrrrrrrrrr

 

[正文開始]

 

  一間房間。
  正確說是一間寢室,目測約五十坪的面積,面對房門而背向落地窗的紫檀木辦公桌椅,桌緣裝飾用的雕刻極其精美;意思上用來區隔空間的鏤空木製拉門上鑲的是深紫色水晶瓦,足以見主人賞玩玉石的眼光與出手之闊綽;越過拉門,右側半掩的浴室門內依稀可見以玻璃隔著的淋浴間、及座落浴室中央的巨大按摩浴缸,整齊有序的用品亦見主人良好的生活習慣;牆邊書櫃上數不盡的古典書籍有幾本被抽出、隨手置在書櫃邊凸出的平台上,當中幾格空間還特意被騰出來擺放著鳳冠霞披及作工精美的髮簪。
  最重要的、亦為一間名為“寢室”的房間的重點。
  拉門最主要想格擋的是一張比king size加大雙人床還大了些的床鋪,臨床頭櫃之側放了滿滿大小不一、卻同樣華美的緞布抱枕──不過依房間的擺設推斷,這大概只是房間主人的個人興趣。
  床鋪中央躺著位女孩,雙眸輕閉、呼吸平穩。
  倏然,女孩睜開了雙眼。

 

**

 

  躺在床上的解語花猛然睜開眼睛。
  她維持著原本的姿勢,只有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四處打量著環境。接著、她猛地跳了起來,滿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不對,這不該是她的身體。
  或者該說,這副身體的主導權不該在她。
  而是解雨臣的。
  老九門當代解家當家,北京第一花旦解語花。雖然亦有人以解老當家的名號稱他為小九爺,但更多人稱呼他為花兒爺。
  本來該是這樣的。
  可這女孩知道,當“解雨臣”身為“解語花”之時,她的意識便會隨著解雨臣睥睨世界。
  所以,她才是實質意義上的“解語花”。
  可是怎麼會這樣呢?再怎麼說她都指該是“解雨臣”潛意識裡那個身為小女孩的人格,身體的主導權再怎麼樣、都不該由她掌控。
  何況現在的身體居然變成了真正的女兒身,身高也似乎矮了許多,這個世界似乎和她平常從解雨臣眼裡看見的不大相同。
  解語花拉好因在棉被裡頭打滾而起了皺褶、對她而言大得過份的男性粉色襯衫,俐落的翻身滾到床邊,拾起床頭櫃上室內電話的話筒按了幾個數字鍵後播出、而後另一端接通。
  「……是我。等等把今天要處理的事情整理下拿到房裡,我今天不見客人、誰都不見。」在掛上話筒之際又想到了什麼,連忙再度把話筒湊近耳邊,「還有、雨臣最近不在,有事告訴我或直接處理掉。」
  語畢、立馬掛上話筒,俐落果決。
  流暢的完成一連串動作的解語花卻愣了愣,有些遲疑的望向電話。
  剛才的一切自然得太不真實,和她所認知的世界更是出入極大。
  她不該出現在這裡、不該獨佔解語花之名、不該擔下解家當家的任務、不該直接喊雨臣的名字、更不該聽見話筒另一端給她應聲的人對她那句畢恭畢敬的花兒爺。
  這一切,都和她所熟悉的太不一樣。
  沒等她思考完,三聲清脆而規律的敲門聲硬生生的打斷了她的思緒。
  門板之後傳來方才在通話中給她應聲的人的聲音,只是隔了層門板是低沉厚重了些。
  「花兒爺,您要的資料準備好了。」
  「……進來。」在解語花的應允之後,轉動門把的金屬摩擦聲在毫無雜音的空間中顯得異常清晰。來者畢恭畢敬的行了禮數之後,解語花隨意的以下巴輕示意了辦公桌的方向,「放著就好。」
  「是。」依照指示完成任務後,看起來年紀不過三十出頭的年輕男子遲疑了下、欲語還休,「花兒爺、有件事、該向您報告……」
  解語花順手理理那頭長及腰間的髮,漫不經心的應聲,「怎麼?」
  「……有個男人、執意要見花兒爺……」
  「不是說了今天誰都不見嗎?」解語花輕蹙起眉,語氣似是微慍。
  吞吞吐吐了好一會,男人終於將話給說出口,「但是、花兒爺,我們不能攔他啊……」
  「什、」解語花的詰問還未結束、即看見男人被某個力量給拖了出去,另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龐取代了他方才的位置。
  一臉痞樣的斜倚在門板上,男人臉上戴著的雷朋墨鏡黑得讓解語花能看見自己的倒影,那人唇角勾著的弧度更是讓她怎麼看便怎麼煩躁。
  「喲、小花兒,想我沒?」

 

  坐在檀木辦公椅裡的解語花煩躁的轉著手上那枝價值不斐的鋼筆,在它不知第幾度被甩飛而在那五分鐘前就呈現同樣狀態的資料上濺了幾滴墨水之時,她不耐的呼出一大口氣,順勢翻了下眼睛。
  啪的一聲,解語花將手上的筆重重砸在桌上,猛地轉身瞪著那個扶在自己椅背上笑得正痞的傢伙。
  「……。」本來想說點什麼把他趕走,卻發現自己在他的笑容中竟是什麼也說不出口。一句話哽在喉間的解語花差點氣結,只能又氣又惱的轉回身,煩躁的單手托頰,一雙薄唇噘得老高,眉宇也皺得死緊。
  若是解雨臣、往往是跟他鬥鬥嘴後便隨他去,反正他知道分寸,再不然一記拳頭過去威嚇威嚇也成。
  但她一個女孩家的拳頭軟嫩軟嫩,只怕起不了威嚇作用反被當成了嬌嗔。再說,其實黑瞎子真的知道分寸,只是她就是對於他的存在沒來由的覺得煩躁。
  況且當初解雨臣在營造出解語花當家的況勢之時,當中條件之一就是“解語花”嫁予黑瞎子。
  現在她能如何?弒夫嗎?
  黑瞎子更揚了些唇角的角度,逕自將盤據的陣地從椅背轉移到解語花左側的扶手上,一手將自己的些許體重分擔給桌面、另一手則不甚規矩的攬上解語花肩頭。
  女孩子的肩骨對於一個男人的手掌畢竟還是個游刃有餘的寬度,黑瞎子有些惡趣味的緩慢摩娑著,不意外的換來解語花的一記狠瞪。
  黑瞎子痞痞一笑,「小花兒,這份資料妳都看了五分鐘了,怎麼啦?」
  「……沒什麼。」憋了下終究還是沒把吐槽說出口,解語花不自覺的撇了撇嘴。
  雖然她還是很想說是因為黑瞎子在這而讓她煩燥的看不下去。
  黑瞎子笑笑,瞄了眼攤放在桌面上的資料內容。不外乎就是有人意圖吞併解家而在檯面下有些小動作,威脅不大,卻是個能用來殺雞儆猴的好機會。
  「若是道上的事情,黑爺可以替妳打打前鋒喲、如何?」
  聞言,解語花終於有了些反應。歪著頭思考了下,而後回眸直盯著黑瞎子,眼神銳利的好似足以穿透黑瞎子的墨鏡、望進他那據說是因為前些年的“事件”而生出了病根的眸裡一探虛實。
  然後、解語花輕輕啟唇,「那好,爺就信你這一次。還有,把你的手給我拿開。」
  黑瞎子訕顏笑笑,將不知何時移動到解語花腰際的手收回做出了投降狀。
  「下午兩點,邱家有場賞玩會。」看了眼資料上整理出來的日期,解語花果斷的下了決定,「等我換件衣服就出門。」
  「嗯哼。」輕哼了聲表示聽見,黑瞎子不自覺的習慣卻早足以讓人給他冠上個名為輕佻的形容詞。欣賞似的看著仍套著解雨臣襯衫的解語花起身進了浴室,黑瞎子唇邊的笑意只增不減。

 

  關在浴室裡的解語花看著鏡中的自己,緊咬著下唇,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解家人畢竟還是以精打細算著稱,嘗過解雨臣的視角接觸世界的解語花理所當然的也染上了這樣的風格。
  解語花將剛褪下的襯衫又往自己身上比比,咬了咬牙,決定到解雨臣的衣櫃裡翻出他前幾年的襯衫來穿。
  但一想到現在人還在外面不曉得在幹什麼的黑瞎子,解語花突然感到一陣頭疼。
  她抬手扶額,以指尖輕敲了敲太陽穴,除了西裝褲之外只纏了層樹胸的她做了個最簡單俐落的決定。
  於是門鎖咔吧一聲、開了。
  解語花在走向衣櫃的同時順手攏起了長髮,所幸衣櫃就在浴室門邊,並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
  當解語花彎身翻找著近乎被收在櫃子底部的衣物之時,忽然有個力道自她腰間一帶,微一踉蹌,下一秒她便跌在某人懷裡。
  瞎子順手拉開她剛結好的髮結,如瀑的秀髮霎時傾瀉而下。
  「小花兒想以男裝出席麼?」黑瞎子痞笑,放在解語花背心的手掌輕撫著束胸的鐵鉤,目光隨之下移,「纏小了可就不好了呢。」
  而後,鐵鉤應聲而開。
  解語花一驚,反射性的往黑瞎子懷裡撲,一雙纖細漂亮的手緊緊揪住皮外套,瞠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與不知所措。
  該死!這男人解扣子的技術真是、他娘的好!
  「呵。」輕笑了聲,黑瞎子似乎對溫香軟玉的投懷送抱頗感滿意。他抬手在衣櫃另一側、解雨臣為了易容所準備的女裝裡揀了件粉色的旗袍出來,在解語花背後比試了下。
  當然,一切的動作都是以無視解語花那堪比殺人利刃的目光為前提下進行的。
  解語花憤憤的咬緊了唇,要不是黑瞎子至少沒有更加踰矩的動作,她一定會把他推進浴缸裡放熱水加薑片煮成清蒸蝦!
  黑瞎子把自己挑出來的旗袍搭在解語花死抓著自己的臂彎上,「難得一次的正式場合,就以自己的身分出席吧,花兒。」他笑笑,一手扶著解語花背心、另一手在腰際遊走著,並惡劣的在她耳邊道:「莫非小花兒希望黑爺連褲子也一併幫妳脫了?」
  「去你的!」解語花即刻回嘴,氣極敗壞不言可喻。
  「呵呵。」黑瞎子極其愉悅的笑了兩聲,大掌安撫似的輕拍,「乖、手鬆點兒。」
  解語花愣了愣,下意識的照做了。
  黑瞎子單手便脫下自己身上的皮衣外套,將其披在解語花肩上,「去吧,換完出來黑爺替妳編辮子、嗯?」
  好不容易有了遮蔽物的解語花拉緊了外套立刻跳開,像極了隻炸開毛的貓,「你滾!」然後有些狼狽的逃回了浴室。
  門把又咔吧一聲、鎖上了。
  黑瞎子壞笑,單手扶著門框,微傾著身子貼近浴室門板,毫無意外的聽見了裡頭細小的咒罵聲,伶牙俐齒的罵了整串。
  他習慣掛著的笑多了點愉悅的弧度,試探性的喚著:「小花兒說什麼呢?」
  「……你想聽什麼我就說什麼、嚇!」解語花憤憤拉開門板,差點兒和黑瞎子臉貼臉的近距離讓她一驚猛然往後彈,「嚇人麼你!」瞪了人一眼之後便從縫隙中溜了出去。
  黑瞎子賊賊一笑,「哎呀、我怎麼聽見小花兒說想我了呢?」
  「那是,想黑爺爺您年紀大到話都聽不清了怎麼不快點兒入土呢?」
  「小花兒這話讓黑爺我好傷心啊,傷得都快碎了。」黑瞎子捧心,座車了赴悲情苦主的矯情模樣。
  「碎了那麼多次也沒看見個渣。」解語花順手把皮外套砸回給黑瞎子,好讓自己能空出手來。她拉了條橡皮圈含在嘴裡,隨手將長髮束成了馬尾。
  瞎子見狀,便一把攬過人坐上床鋪,順勢讓解語花跨坐在自己腿上,「別用橡皮圈啊,黑爺給妳編辮子唄。」
  解語花推拒著他精瘦卻結實的胸膛,掙扎著想逃開,「小爺又不是娃兒了,你、」
  「一個女孩家,在自己房裡稱什麼爺呢。看看,這不就好了麼?」
  解語花愣了愣,推開黑瞎跑到梳妝台前左右看了看,雙馬尾上頭是精緻可愛而不失莊重的髮飾,馬尾中亦參雜了幾支小辮子,她又在鏡前呆了呆。
  「小花兒,喜歡麼?」黑瞎子邊把外套穿起邊問著,解語花覺得他這個時候的笑容終於不痞、一點點了。
  「沒想到你還會這個。」仔細研究了下黑瞎子在自己頭上玩的花樣,解語花小小驚嘆了下他的手藝之巧。
  「那當然,」黑瞎子揚手撫上解語花後腰,刻意稍稍往下探了探,不過理所當然的換來解語花一記凶神惡煞的眼神。
  「妳雨臣弟弟的花旦妝有時還是我替他上的呢。」
  「……我知道。」解語花歛眸,她還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世界似乎認為她和解雨臣的同時存在是合理的。
  抑或是、就像她所熟悉的那樣,解雨臣存在於自己的意識之中、他們的角色調換了。
  但又為什麼、她一點都感覺不到解雨臣的存在?
  「小花兒,想什麼呢?」
  感覺到黑瞎子的手掌拂上自己臉龐的溫度,解語花抬頭看他。
  這雙手她知道,雖然稱不上厚實但也絕不骨感的手,長年持槍的幾個指節上被磨出了層粗糙的硬繭。
  解語花硬生生的煞住自己的思緒,轉轉眼睛,試圖讓自己回復身為解語花“該有”的倨傲眼神,「沒什麼,走吧。」
  「那就勞煩花兒爺移駕囉,今天要開哪台車出門呢。」
  「蘭博基尼。」
  「哦?如此招搖?」
  「耐撞。」
  「小花兒妳今天真的讓黑爺好傷心啊。」
  「好說好說。」

 

  解語花終於知道解雨臣那伶牙俐齒的口才那兒練來的了。
  跟這貨說話,要是找不到詞反駁,她八成會給氣的腦溢血。

 

[TBC]

 

字數統計4417

 

大家好這邊是很久沒更文的攸鬿_(:3」ㄥ)_
終於忙到學期告個段落了期末就let it go吧~~~(幹)
解花靈會是暑假盜墓only的新刊噢~~
雖然這次的題材好像爭議都很大(?) 不過窩真的很想寫雨臣性轉和靈魂分裂梗所以_(:3」ㄥ)_
這次的解花系列分成三部
第一部是彌漾的《解花鈴》
第二部是攸鬿兒的《解花靈》
第三步是冥楓的《解花陵》
然後繪者是可愛的阿白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冷靜)
盜翁的時候三部會一起出的還請大家多多支持_(:3」ㄥ)_

對於雨臣和語花,他們基本上還是同一個人的,不過我還是有點想營造出雨臣和語花不一樣的地方,超擔心會OOC的 QQQQQQQQ
畢竟一直以來在處理事情的還是雨臣、而 人際關係 這種東西總是要練習過後才會知道要怎麼處理吧(?)
所以相對於雨臣而言,語花的手法沒有那麼圓滑、也多了點無所畏懼的莽撞
最重要的是她對於解家沒有像雨臣那麼多的顧慮(?)所以在對於解家事務的處理來說
當然還是以解家的安全和利益為第一優先,但是她不像雨臣可以為了解家放棄一切,這點在後續的故事中算是個伏筆
另外覺得最可愛的一點是雨臣和語花一樣的毒舌//////
跟瞎子鬥嘴so可愛wwwwwwwww
這次因為題材不一樣了還滿想聽到對於內容的意見ㄉ_(:3」ㄥ)_
需要開匿名表單收repo嗎//////

 那麼大家下次見ㄌWWWW

by 攸鬿 2014.06.0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