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大家好新年快樂這邊是把2013段子總匯拖到2014元旦發的攸鬿也就是說這是去年的東西<<<
※這是在噗浪上隨手發發的段子總集,雖然是隨手發發不過大部分是黑花、就算不是黑花也是盜墓,只有一篇孤拎拎的因聿<<
※然後這邊的黑花都是我跟我家瞎子的日常,沒錯是日常、沒錯我是小花((#
※雖然說這是2013總匯啦不過其實我真的開始寫段子是11月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拜託、能不能、給我點回應,我會很感謝你的真的,看看我這誠懇的眼神(´・ω・`)<<

 

[大餐開始囉~]

 

2013.12.30【盜墓/ㄏㄏ】

 

  解雨臣的記憶,只停留在一陣一陣不停歇的氣悶絞痛、和大灘大灘的黑血。

  自此之後、記憶斷層。

  但卻也意外的記得,那股不由分說箍住自己腰際的勁度力道、和眼前那一道道說不上寬闊卻絕對精實的墨色疊影。

.

  要是能因為中了毒而讓你願意回眸一望、甚至是停下腳步,

  爺倒也願意啊,

.

.

.

.

  ……黑瞎子。

 

**

 

2013.12.22【盜墓/ㄏㄏ】

 

  吳邪常常疑惑,那個雷厲風行的花兒爺怎麼一遇到黑瞎子這貨就乖得像隻貓,柔柔順順服服貼貼。

  他和解雨臣提過這事,只不過得到的回應是一句臥槽那不可能。

  吳邪揉揉鼻子,有些委屈的矮了下去。

--

  黑瞎子把解雨臣房門推開個縫,看了下房裡人兒的動靜。

  解雨臣怒摔了支價值不匪的鋼筆,對著手機說了幾句話,又伸手把桌上的菸灰缸給砸到了地上。

  暴怒後有些脫力的滑坐在那張雕刻華美的辦公椅上,解雨臣壓了壓開始發疼的太陽穴,重重嘆了口氣。

  在門外的黑瞎子重新勾起了個令人煩躁的弧度,推開了門大方的踱著步伐進去,熟門熟路的像走在自己家。

  黑瞎子笑得痞氣,坐上解雨臣身邊的扶手,討好似的推了碗還翻騰著煙霧的紅豆湯圓到解雨臣面前。

  他知道解雨臣嗜甜,卻又挑剔得無可救藥。

  解雨臣撇了撇頭,明顯的被吸引了下。

  黑瞎子唇邊弧度更甚,長臂一伸,毫不避諱的把人撈進懷裡,「好了,花兒別氣了,別為那些辦事不力的蠢材氣壞了身子。」見解雨臣還想說些什麼,他眼明手快的塞了口湯圓給人,「出了什麼亂子,還有爺給你挺著不是?」

  解雨臣咕噥了下,捧著碗默默的舔了起來。

  黑瞎子笑笑,其實他一直都看得清的不是?

  再怎麼雷厲風行,也總得要有個人在背後給他挺著。

  好不容易收服了這麼個野生的花兒,可不能再讓人跑了啊。

  是他教會了那人,無論多慘的人,都是可以笑的。

  爺給你挺著。

 

**

 

2013.12.26【盜墓/ㄏㄏㄆㄒ(?)

 

  解語花神色僵硬的盯著一直在自己身邊徘徊的陌生男子,雙手粉拳握得死緊。

  在掌心裡捏了捏用來遞補前些日子弄丟的粉色機子,大紅的背蓋顏色似乎正在渲染那一觸即發的緊張。

  解語花的目光往吳邪的方向眨了眨。

  吳邪會意,手在桌子下輕搖了搖一旁的張起靈。

  張起靈不動聲色的撫上自己的黑金古刀,看似淡然的反應實則早已提起了戒備。

  黑瞎子痞氣一笑,長臂一伸,隨即把解語花嬌小的身子納入懷裡。

  嘴唇輕輕動了幾下,黑瞎子唇角的弧度多了些自信,和不懷好意。

  ──「爺的東西,不是那隨便一個路人甲可以碰的呀,是吧花兒?」

 

**

 

2013.12.16【盜墓/ㄏㄏ/又是日常】

 

  對於解雨臣而言,那支從不離身的粉色手機幾乎等同於心臟,縱使有千千萬萬個同樣的東西也不能替代自己擁有的那一個。

  只是畢竟機子總不若心臟,不是他希望、就能共存共滅的存在。

  精明如解雨臣,也曾遺失那第二顆心過。

  黑瞎子記得那天解雨臣臉上的表情,說不上是失魂落魄,只是心裡的一份倔強逼迫他保持表面上的冷靜。

  哪個不長眼的扒手敢扒走這解家少爺的心臟。

  在一瞬的驚惶過後隨即回頭尋找著任何蛛絲馬跡、奔到拍賣會的辦事處花了30秒即辦完掛失手續、再跑到出口靜靜地埋伏了20分鐘。

  解雨臣的反應只冷靜得令人震驚。

  看著這一切的黑瞎子,唇邊慣性勾起的笑容多了點殘忍冷酷的弧度。

  那支只有一個號碼的手機,默默的被鍵入通訊息、傳送到那唯一一組數字的所在。

--

  據說後來在拍賣會會場被抓到了個扒手,被逮到之時表情震驚的楞在原地,伸手的動作實在異常得引人注目。

  那個瘦瘦小小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手中握著包衛生紙,包裝上頭還被龍飛鳳舞的題了幾個字。

  至小偷,這包衛生紙送你上廁所用吧,辛苦你了。

  PS.噢、真抱歉,爺忘了你應該用、不、到、了、吧?

 

**

 

2013.12.7【盜墓/黑花瓶邪/小花道歉段子(?)

 

  解雨臣面無表情的盯著電腦螢幕,纖長漂亮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著字。寬敞的空間在房間主人習慣性的拉上簾子之後光線本來就不太足夠,電腦螢幕的光在解雨臣本來就顯得白皙的臉蛋上打出了層更顯蒼白的驚悚,而他身後對比著的黑暗似乎也因此更顯濃重。

  本來是來作客的吳邪窩在邊上的沙發裡,他覺得自解雨臣周身蔓延而出的黑氣更添房內明暗對比的那種驚悚效果。

  這時候的小花不能惹。

  吳邪這麼想著,不自主的打了個冷顫,在沙發裡縮得更緊。

  幾個小時後,吳邪覺得解雨臣身邊的黑器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他戰戰兢兢的出了聲,「欸欸……小、小花呀……」

  解雨臣沒有反應。

  吳邪艱難的嚥了口唾沫,再次開口,「我說小花啊,你這麼工作下去會弄壞身子的啊……」

  解雨臣沒有反應。

  「小花啊,爺來北京作客的,這是你解家所謂的待客之道嗎?」

  解雨臣的背影微微動了動。

  「欸欸小花啊,你不想吃飯的話也陪陪你吳邪哥哥吧,小爺等你等得都快餓死了。」吳邪走上前去,隻手搭上解雨臣──坐著的椅背,現在他還沒膽去碰正氣在頭上的解雨臣。

  解雨臣仍繃著張臉,歛眸思考了下、深深呼出一口氣,「……小爺請你吃飯。」

  「欸欸、請吃飯倒是不必。」吳邪擺了擺手,眼明手快的伸手把又想窩回椅子裡的解雨臣捉起,「陪哥哥到外頭走一走,今兒個吃路邊攤。」

  解雨臣表情僵了僵、點頭。

--

  坐在汽車後座的吳邪悄悄探了探頭,看了下難得叫上司機而自己坐在副駕的解雨臣,開了手機發了封短信給胖子。內容大概是好不容易捉了小花出門要他看著小哥記得吃飯不要又放著小哥人又跑了云云。

  對於胖子回覆的那有些不正經的保證他竟然也沒有心思再去吐槽了。

  前座的解雨臣只是撐著下頷冷冷盯著窗外看,五官漂亮的側臉寒霜不減。

  「欸欸司機、這兒就行了,停車吧。」瞥見車窗外頭開始熱鬧起來的市集,吳邪喊住駕駛中的司機,司機應了聲、順勢把車子停在路邊。

  下了車的吳邪其實有些汗顏,他在出門前還交代解雨臣這次的車子麻煩找廉價點的。

  原來解雨臣所謂的廉價是、波爾舍麼咳咳咳。

  「阿阿小花你介紹點什麼好吃的嘛、小籠包?燒賣?」吳邪往四周望了望,隨口問著。

  「……糖葫蘆。」解雨臣念了聲、聲音細若蚊蚋。

  「啊?小花你說啥?」吳邪一下沒聽清,回頭只見解雨臣死死盯著某個不起眼的小販。

  不久之後、解雨臣手上多了支糖葫蘆舔著,一邊走在吳邪前頭滔滔不絕的說著這個好吃那個好玩。

  吳邪不動聲色的往人群中一抹突兀的黑望去,比出了個OK的手勢。

  「所以我說、媳婦兒你到底怎麼了?」黑瞎子笑得一臉燦爛,托著腮邊問著又被自己抓出來吃飯的解雨臣。

  「沒什麼。」解雨臣舔掉沾在手指上的醬料,邊戳著手機邊漫不經心的應著。

  「真的麼?」黑瞎子笑得無害,再次確認了聲。

  「嗯。」解雨臣依然戳手機。

  黑瞎子揚起了個得瑟的弧度。

  不說麼、沒關係,他會知道的。

 

**

 

2013.12.2【盜墓/ㄏㄏ/警告逃夫(?)

 

  眼前一摞一摞的紙本資料此消彼長,終於把例行工作完成的解雨臣伸展了下身體,而後縱容自己被埋在氣派的辦公椅裡。

  被閒置在一邊的粉色手機剎時響起,透過玻璃桌面傳來的震蕩驚得解雨臣猛然彈起。

  花兒花兒喲,瞎子想你囉。花兒喲,快接電話喲。花……

  黑瞎子過份歡快的聲音伴隨著震動聲而來,解雨臣強按下想把手機摔出去的衝動,拾起機子、滑開智慧型手機的通話鍵。

  「……幹什麼?」解雨臣揉了下太陽穴,他突然覺得眼前有無數個黑瞎子在繞著他轉。

  煩躁。

  哎哎花兒,想我了沒有?

  黑瞎子愉悅的聲音透過冰冷的機子傳到解雨臣耳裡,他拿著粉色手機的那隻手緊了緊。

  「……盤口的事情解決了?」解雨臣決定略過黑瞎子的問句,開口問了個比較實際的問題。

  話筒那端傳來高級轎車那已經噪音極小、卻仍被駕駛者虐待得發出了剎車哀號外加甩尾摩擦聲的聲音之後,解雨臣額邊驟然蹦出了青筋,「……你在開車?」

  「啊啊是啊,這次這幾個不是很好追呢……呃、花兒?」

  解雨臣深深呼吸了下,勾起了抹艷麗而危險的笑,「黑瞎子,你今晚甭回來了。』

  「哎哎花兒、花兒喲、」

  嘟、嘟、嘟……

  黑瞎子慣性掛著的笑瞬間凝在了臉上,額角罕見的滑下了滴冷汗。

 

**

 

2013.12.2【盜墓/煩躁/慎閱慎閱慎閱

 

  吳邪翻著時尚雜誌,邊碎唸著哎呀原來現在流行這個麼哎呀這好看哪云云。

  旁邊的解雨臣似是一臉無謂,「時尚什麼的呀,是要靠自己穿出風格的。報章雜誌上會介紹的都只是浮雲啊吳邪。」

  彎著纖長好看的手指,解雨臣已經百無聊賴的開始研究自己甲片上的紋路了。

  畢竟剛剛才把手機給玩到沒電給吳邪碎唸了一番,現在也沒什麼事兒好做。

  「哎哎小花、你知道有種東西原本是給女人穿的,現在竟然有男人款了哪。」吳邪眼睛瞪得老大。發現新大陸似的猛搖著解雨臣。

  什麼……哎哎吳邪你別晃!

  吳邪放開了手,把書本轉給解雨臣看,賊賊一笑,「看哪。

  「……絲襪?這給一般男人穿幹嘛?套頭麼?又不是人人都會縮骨。』解雨臣一臉的疑惑,於他而言這類女性用品似乎只被歸類在易容用了。

  一直安安靜靜沒出聲的黑瞎子瞬間嬌嗲了聲,「花爺,您說這樣麼?

  「臥槽!黑瞎子你發什麼神經!!!!!!!!!!」

 

**

 

2013.12.1【盜墓/ㄏㄏ/校園】

 

  解雨臣坐在電腦前,纖長的手指有些艱難的在鍵盤上打著字。驟降的氣溫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把披在身上的外套更拉緊了些。

  整個人縮在電腦椅裡的畫面看著有些好笑,但身子單薄得過分的解雨臣卻只能用這種方式來保留他僅存的些許溫度。

  又敲下了幾個字,解雨臣在心裡暗罵著那個只留了三天時間給他們寫報告的教授,一邊擁緊了懷裡的粉色絨毛娃娃。

  凍僵的手指揉了揉娃娃填滿棉絮的身軀、冀望能得到些許溫暖似的,而後解雨臣抓起娃娃、掄起拳頭做了個要揍人的架式。

  「……算了、下不去手。」他重新擁緊明明和粉色不搭嘎的、河童形狀的娃娃,認命的揉揉鼻子、繼續他未完的報告。

  「花兒啊、瞎子這幾天忙喲,想我的時候就抱抱它呀。』

  「死瞎子,忙你妹的、爺打報告就不忙?」解雨臣口上碎念著的對象換了個人,手指的敲打速度卻變得飛快。

  被解雨臣抵在下巴撐住頭的河童娃娃、似乎染上了那麼許菸草的味道。

 

**

 

2013.11.22【盜墓沙海/黑邪/ㄌㄆ雖然是ㄏㄒ但是我還是愛你的】

 

  「去了趟內蒙,還被爺救了一命。小三爺不用表示點什麼麼?」

  「要表示什麼?沒當面數你的罪狀就不錯了。」

  「敢問吾皇,微臣有何罪狀?」

  「……這個麼,』吳邪笑笑,『罄竹難書。」

  黑瞎子突地跪下了,雖然仍笑的一臉愉悅,「罪臣願隨皇上發落。」

.

  「……愛卿平身吧。」

 

**

 

2013.11.18【盜墓/黑花瓶邪/續前篇】

 

  吳邪和解雨臣兩個人腦袋瓜子湊在一起,解雨臣按著手上的粉色機子,兩人開始竊竊私語。

  「嘖嘖,真是夠了,小哥不愧是影帝啊,嘖嘖。」

  「這畫面還真是……」煩死了。

  最後三個字被解雨臣壓在喉間,嘆氣和扶額搖首已經聊表一切。

  「哎哎小花,我這兒也有幾張呢。」吳邪拿出自己包裡的相機,按了幾個鍵,一張張側拍的照片幕幕更替。

  直到某張照片。

  「……小花,你的手機不離身的對吧?」

  解雨臣一臉莫名,「那當然,發小還需要問這個問題麼?」

  「你看看,這什麼?」吳邪指指相機屏幕,一幕張起靈和黑瞎子並肩站著的畫面。

  黑瞎子手上,是一抹在他身上顯得異常突兀的粉色。

  「我操!』解雨臣一把搶過機子,按了幾下放大鍵,「他什麼時候拿走的……」

  吳邪忍住自己想噴笑的衝動,只能一臉僵硬的抬手拍拍解雨臣肩頭,『沒關係啊小花,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兒嘛。」

  「……那張起靈手上那又是怎麼一回事?」

  吳邪低頭一看,瞠目結舌。

  張起靈淡然目光所望之處,是一直以來只有他自己知道放哪兒的帳冊。

  「沒關係啊發小,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兒嘛。」解雨臣反道,一陣沉默過後,兩人卻相對嘆了口氣。
  「可惡啊,那幾張照片真是、」

  「煩死了。」

 

**

 

2013.11.17【盜墓/雙黑(?!)x/本日速報((幹】

 

  黑瞎子靠在窗邊,慣性掛著的笑卻反常的有些僵硬。

  他盯著自己眼前那傢伙,太陽穴旁的青筋突突跳得異常。

  這傢伙哪位?

  墨黑的鏡片反映出他對面那人、臉上那抹異常熟悉也異常令人煩躁的弧度。

  敢情他也是黑瞎子哪?

  「黑眼鏡,你說......?!」自外頭狂奔進屋的吳邪狠狠愣了下,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你............你們??????!!!!!!!!!!!

  「怎麼?驚訝麼?小三爺?」雙倍的人雙倍的笑容,吳邪瞬間有個自己回到了秦嶺的錯覺。

  「小三爺?」

  兩個瞎子一左一右勾住吳邪的肩,笑得一臉愉悅。

  吳邪捧著帳本蓋住臉,有些絕望望了望天,然後猛然抓住一旁的深色外套,做了個仰天長嘯的架勢。

  「小哥你快回來爺受不了了啊!!!!!!!!!!!!!

  解雨臣躲在石柱之後,按下了手機裡相機功能的快門鍵,笑得愉悅。

 

**

 

2013.11.16【盜墓/ㄏㄏ】

 

  解雨臣蹲在玻璃櫥窗前,目不轉睛的盯著櫥窗裡的生物。

  站在他身後的黑瞎子擒著抹笑容,引來店內女店員稀稀簌簌低聲討論著什麼、亦對他目不轉睛。

  雖然他毫無自覺。

  「哎、瞎子。」解雨臣突然指指玻璃裡的一隻兔子,「看看。」

  棕毛的兔子抬起後腿撓了撓耳朵,短短的前腳抹了下臉,頭上一搓瀏海般的細毛被牠這麼個大動作給抖的直了起來。

  兔子隨後伸了個大懶腰,眨了下眼,立馬拉長了身子趴下,一副不拘小節的愜意。

  解雨臣笑了下,「挺像你不是?」

  黑瞎子的笑容瞬間凝在臉上,隱隱還可見他唇邊的肌肉似乎抽搐了兩下。

  「花兒呀……」黑瞎子似乎有些無奈,指了下另一隻同樣品種卻顯得更安靜些的棕毛兔子,「那隻也挺可愛啊。」

  黑瞎指的那隻兔子安安份份的蹲坐在一旁,同樣的洗臉動作卻相對優雅許多。

  豎瀏海的兔子突然一個蹦達猛地跳到牠身邊,原本乖乖洗臉的小兔子反射似的一抬腿把牠踹翻了個跟斗。

  黑瞎子僵掉。

  啊、是啊,也挺像解雨臣的。

 

**

 

2013.11.13【盜墓/ㄆㄒ/社團作業】

 

  那人只留下了一句十年之約,便轉身步進那座聳入煙嵐的之中的青銅巨門裡。

  頭也不回。

  被留在門外的吳邪只能這麼愣著,千言萬語哽在喉頭,咽得他喘不過氣。

  長白山上極冷的氣候把水氣凍成了霜,在過於沉重的無語中悄然飄落。

  最終吳邪也還是只能脫力跪倒在地,早已痛哭失聲。

  「張起靈──!!」

  他抱住頭,仰首朝天吶喊出那令他心心念念的名字。

  痛徹心扉。

 

**

 

2013.11.12【盜墓/黑花/校園】

 

  一早就進到教室的解雨臣隨手把書包甩在桌上,重重坐上木製課椅,然後立馬把臉埋進書包那不算舒適的尼龍布料中。

  座位在窗邊的黑瞎子往這邊看了下,唇角勾出了抹堪稱為貝戈戈的笑容,偏了偏頭饒富興味的盯著解雨臣一動也不動的腦袋猛瞧。

  八成又是起床氣發作了。黑瞎子想著,順手解下身上的黑色皮外套,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對解雨臣而言過大的外套披在他身上讓他的身子板更顯單薄了。

  黑瞎子在解雨臣旁邊的位置坐下,單手拖腮就這麼看著人,路過的幾個同學對他投以或疑惑或異樣的眼光,全被他掛著的那抹笑給懾得收了目光。

  黑瞎子瞥了眼掛在黑板上方的時鐘,七點五十分,上課鐘聲在十分鐘後會準時響起。

  於是他拿起手機按了幾下。

  趴伏著的解雨臣猛然跳起,手探進自己口袋左右掏了掏。

  原本就籠著的低氣壓似乎更濃厚了。

  手機不離身的習慣在這個時候似乎給他帶來了點困擾,解雨臣有些不耐的翻開掀蓋,屏幕上顯示著一則未讀訊息的通知。

  寄件人是黑瞎子。

  解雨臣送旁邊那笑得正歡的傢伙一記眼刀,按開訊息,只見屏幕上一片空白。

  正張口準備罵人,突然在他眼前晃的影子立馬讓解雨臣住了嘴。

  「還沒吃早餐吧,等會上課就別傳紙條跟黑爺喊頭疼呀。」黑瞎子笑得歡愉,把手上的紙袋遞給臉色依然不太好的解雨臣。

  解雨臣打開紙袋、拆開裡面食物的包裝,看清內容物之時還因為腦袋仍舊不太靈光頓了會,「……漢堡?」

  「不准挑食,給爺把生菜吃掉。」看著解雨臣緊緊蹙起的眉,黑瞎子在他開口抗議前先給下馬威。

  解雨臣抬眸盯著他,偏褐的瞳孔不帶一點情緒。

  「哎哎、已經請店員別放洋蔥了,一點生菜還行吧?」黑瞎子陪笑,些許的讓步卻也不再容得下任何置喙。

  解雨臣不甘心死的盯著麵包夾心裡突出的綠色菜葉,忿忿的咬了口。

  黑瞎子笑得更歡了。

  那樣的弧度好看得令解雨臣分了神,嘴裡的生菜味道似乎也沒想像那麼難以下嚥。

 

**

 

2013.11.11【盜墓/ㄏㄏ】

 

  「瞎子,你給爺說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哎呀呀聽說今天是pocky節嘛~買些應景應景。」

  「比爺放戲服的人台要高的份量叫應景?給爺處理掉,否則今晚睡屋頂。」

  「哎呀,那只好拜託小三爺了。」

  「什麼?!關我什麼事?」

  後頭兩人吵鬧著,而張起靈只是一如既往的漠然。

  解雨臣走出屋外,罕見的燃起根菸。

  有句話他沒說。

  爺就在這裡,買什麼餅乾應什麼景呢。

 

**

 

2013.11.11【因與聿/聿因/光棍節酷愛熱  

 

  客廳裡傳來一連串物品被放下的聲響,然後是重物落在沙發上的聲音。

  廚房裡的少荻聿放下手上的鍋子,往客廳的方向探了探頭。

  虞因大字型癱坐在沙發上,一付再也不想從沙發上起來的樣子。

  聿閃身回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個布丁放在口袋裡藏好,又倒了杯水才走回客廳。

 「啊,聿你在啊。」看著小聿輕手輕腳的走到自己身邊,要不是習慣了他這種安靜的過分的個性,虞因覺得自己說不定有一天會不小心嚇死。

  接過聿遞來的水杯,虞因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動作誇張的哈出一口氣,一臉滿足的樣子,「謝啦小聿。對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聿搖了搖頭,紫色的眼睛微微困惑著。

  見聿歪著頭等待著自己的答案,虞因又喝了口水,表情有些無奈,「是光棍節,慶祝單身的日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今天成雙成對的、呃、人,感覺特別多。」虞因抓抓頭,原本有些鬈曲的褐髮被他抓的好像雞窩一樣。

  少荻聿瞭然,眨了眨紫色的眼睛,卻輕輕嘆了口氣,掏出口袋裡的布丁往虞因面前推,表情有些微妙。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你哥也不是沒人追的好嗎?

  少荻聿聳聳肩,回到廚房繼續他未竟的工作。

  「喂、不要一付不相信的樣子啊小聿。」

  聽見自己名字的少荻聿回頭,張口,「做果醬慶祝,阿因幫忙嗎?

  細若蚊蚋,聲音卻依然好聽。

  「啊啊當然好。」虞因起身步往廚房,然後才想到什麼似的,抬手輕輕敲了下少荻聿的額頭,「說過幾次了,要叫哥啊。」

  少荻聿看著他,嘴巴閉的死緊。

  「可惡啊你這顆蚌殼!」

 

**

 

2013.11.11【盜墓/邪瓶/ㄈㄒ縮的有事找他((#

 

  「十年啊,小哥。爺等了你十年,是不是該表示點什麼?

  「……………………」

 

**

 

2013.11.10【盜墓/邪盟/應ㄌㄆ要求(?)

 

  「王盟,架上那組茶具哪去了?」

  「欸?沒有在那裡嗎?怎麼可能?」

  「夥計辦事不力,你說做老闆的該如何懲罰才好?」

 

[疵完記得擦擦嘴(´・ω・`)

 

總字數6578

大家好如前面所說這裡是把2013段子拖到2014元旦發的攸鬿啊哈哈(´・ω・`)

對不起我不似故意的,因為我剛剛在趕報告(´・ω・`)

我20分鐘做完10頁批批踢窩的小心臟快要跳粗來了(´・ω・`)

希望交完作業是一個好的開始才好(´・ω・`)

然後說說段子

我從11/10才開始發,然後、就是

滿滿的黑花r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沒辦法啊誰叫小花我本人(翹腳(來人啊打他

不過這些,真的都是我跟我家瞎子的日常(´・ω・`)

最近有點被我家瞎子疵死死、我正在努力的把我的霸氣找回來(#

然後因為是隨手發,有些句子嘛、就是有那麼一點點不通順那麼一點點鬼打牆嘛、請大家笑笑看過就好了吧(#

摁、先這樣好了,我忘記我要講什麼(´・ω・`)

大家新年快樂噢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by 攸鬿 2014.01.01

我剛剛還在打2013ww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浪珊蓮月
  • 喔喔喔!!!!好多篇好讚!!!!!
    雖然我還是比較期待閃電文(###
    前輩加油喔!!!!!
    新年快樂!!!!!
    :))))))))))))
  • \\新年快樂//
    不好意思我最近跌進盜筆坑爬不太起來XDDDDD

    攸鬿 於 2014/01/04 19: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