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這是盜墓筆記同人小說,二創的二創有(?)
※CP如標題是 瓶→←邪←花←黑,雷者速速走(´・ω・`)
※結局有隱義(?),如何解讀見仁見智ㄅ(´・ω・`)
※謝謝阿嵐授權借用短漫,鬿兒愛你ww((人家不要#
※然後親愛的有迷有興趣留個言呢哥會很高興的((瞎子笑#

 

 

[正文開始]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師傅削去了頭髮。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為何腰繫黃縧、身披直綞……

  一折崑曲伴著輕柔的語調被悠悠吟唱,二月紅輕輕啟唇、哼出了首解語花未曾聽聞的調子。

  小小的解語花聽得出神,不由自主湊到二月紅邊上。

  「……師傅,那是什麼意思呀?」待二月紅溫婉的聲音漸弱,解語花才用嫩嫩的聲音問著,清澈的眼睛盈滿了興味。

  二月紅淺淺一笑,不顯老態卻早已不知與多少年華抗搏過而生了層薄繭的手、輕輕撫上解語花小小的腦袋。

 

**

 

  他們一行四人已經待在這個墓裡好些時間了。

  倒也不是這個斗有多難倒機關多難破解,不過是人需要休息罷了。

  「欸欸小哥,你說接下來咱們還會不會遇到什麼機關?之前那個蓮花箭實在太驚險了啊是吧?要是箭尖上有毒該如何是好啊是吧小哥?小……」吳邪的聲音在墓道裡迴盪著,層層疊疊渲染出個熱鬧的錯覺。

  「哎呀呀這墓道回音效果倒是不錯,花兒爺不如賞個臉唱一曲唄?」黑瞎子笑得痞氣,一副不正經的調笑著。

  「哎哎對呀小花,好久沒聽你唱戲了哪。」吳邪笑笑,「唱唱嘛小花?」

  解雨臣不動聲色的甩了黑瞎子一記眼刀,回頭對著吳邪笑道:「這麼有閒情逸致麼?這裡可是墓裡哪?」

  「就唱唱嘛,現在這裡也沒什麼危險,是吧小哥?」回頭試著徵求張起靈的聲援,縱使張起靈的反應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又回去望著天,吳邪依舊笑得燦爛。

  而黑瞎子也沒有漏看,解雨臣在那一瞬間僵住又隨即扯出個溫煦弧度掩飾的表情。

  傷腦筋似的笑了下,解雨臣揚手抹掉自額間沁出、順著流暢漂亮的臉部曲線滑下的汗滴,「你們真是想聽、不介意我這身下地打扮,我就這麼唱一段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將其緩緩吐出,再抬眸之時,周身的氣場已經披上了層嬌柔。解雨臣順勢抬手作了科,未上妝的薄唇輕啟,捏著嗓子唱出調的聲音霎時迴盪不絕。

  「小男孩,年方總角,正孩提被師傅點上了唇膏。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為何頭戴鳳冠、身穿霞披……

  聽著解雨臣唱的曲,黑瞎子臉上的笑容似乎微微僵了下。

  「欸欸?這不是崑曲《孽海記思凡》的調子麼?小花你小時候常唱給我聽的。」吳邪被曲子喚起了記憶,顯得有些興奮,「但總覺得辭和以前有些不一樣呢……

  解雨臣停下了未竟的曲調,向著吳邪笑了下,「你還記得啊?」

  「「見人家夫妻們灑落,一對對著錦穿羅,不由人心急似火……」」

  吳邪和解雨臣的聲音交疊著、然後兩人相視一笑。

  「小哥小哥,你聽啊小花唱戲好聽的。這曲是……」吳邪邊晃著張起靈、邊滔滔不絕的說著與曲調相關的故事、當中還穿插了些他和解雨臣的童年記憶。

  只是解雨臣、卻悄悄的歛了笑。

  他垂眼,試著不去看見眼前的一切。

 

  當然不一樣了啊、吳邪。

  因為他這次唱的,並不是戲啊。

  十年、過了十年了。

  他終究不是,那個他在尋找的霸王、嗎。

 

**

 

  「是崑曲《孽海記思凡》的辭喲,花伢子。」二月紅淺淺的笑著,放在解語花小腦袋上的手輕輕按了下、然後放開,「唱的、是戲子的宿命啊。」

  那時、小小的解語花還無法解讀師傅那樣笑容的含意,直嚷嚷著要唱給他吳邪哥哥聽。

 

  「我說二爺爺啊,這麼教一個小娃兒、妥麼?」全身墨黑的男子自廳外跺著悠閒的步伐進來,沉黑的墨鏡掩住了應當表露情緒的雙眸、唇邊掛著的那抹狂妄笑容更似乎只剩下藐視一詞才足以形容。

  二月紅笑了笑,對於這個男人不甚禮貌的言詞倒也不以為意,「那是宿命啊。」他移開目光,唇邊勾起的弧度和方才面對解語花時的如出一轍。

  那種、名為憐惜的滄桑。

 

  『他會找到的,那個願意、並且正在等待他的霸王。』

  黑瞎子記得,當年的二月紅是這麼說的。

  那一調崑曲,不過是齣折子戲,只是台上一戲的渡段、不過閃爍一瞬的燦爛。

  黑瞎子看著解雨臣唱完調子後回頭細數明器的專注神情,悄悄的歛起了一直以來的狂妄弧度。

 

  那個願意等待虞姬的西楚霸王、是吧?

  黑瞎子瞥了眼旁邊興高采烈的說著霸王別姬故事的吳邪,默默垂首、揚起了淺淺的笑。

 

[完]

 

總字數1555

 

大家好這邊是攸鬿(´・ω・`)
這邊送上嵐爹的原短漫噢
原噗

然後、我不知道要說什麼(´・ω・`)
痛痛的(´・ω・`)
懂者恆懂ㄅ(´・ω・`)

 

by 攸鬿 2013.12.1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冥楓
  • 我本來在聽星月神話...之後看這篇看到把耳機拿下來...((完全不合風格ㄚㄚㄚ
    我心疼了拉QAQ
    小花QAQQQ 鼻要這樣((哭奔
    盜墓的角色都虐不得阿,一虐就想哭QAQ
  • 我覺得、最虐的是瞎瞎((哭噴
    瞎子我對不起你我愛你QQQQQQQQQQQQ

    對於最後瞎子的反應,或許可以解讀作那是他的自信,他敢賭上自己只為守護大花而且相信大花會回頭看見他,或許這樣對瞎子來說這樣會比較幸福
    但是對我自己而言,我反而會覺得那是瞎子的自以為是,一個人的執著沒有那麼容易去改變
    自信和自以為不過一線之差,但是那個痛點不一樣ˊˋ

    攸鬿 於 2013/12/12 00:51 回覆

  • 解語花
  • 其實要不要逆cp我沒有很堅決,只是最愛花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