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閃電十一人二次創作,內有自創角,雷者勿入
※主要是自創角色的故事,BL很少但也絕對有,請注意
※本篇長篇連載為(偽)日更,大概吧(巴
※基本上故事已完結只差打字所以請不用擔心斷尾啾咪
※依然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噢~

 [正文下收]

 

2004.08──
  刺眼的強烈光線、震耳欲聾的喇叭聲、媽媽將自己護在身下時的重量、爸爸伸手將自己甩出車外的溫度……然後,是突如其來的爆炸,和不知道誰發出的尖叫。


  「!」七綾琉璃從床上彈起來、喘著氣,冰藍色的瞳孔因驚嚇而睜大。好半晌她才察覺,自己背後也早已被冷汗溽溼。


  「……又來了……」好不容易分清楚了夢境和現實,琉璃順手理了理因汗濕而糾結的髮。看了一眼擺在床邊的鬧鐘,三點半。其實驚醒的琉璃還是有點睡後呆滯,可她卻不敢再入眠,她怕、再次陷入夢境,又要再一次陷入恐慌之中、再一次體會事發當時的無助與絕望。


  輕輕開了房門,琉璃準備下樓找水喝,在要拐進廚房的前一個轉角,什麼東西輕微摩擦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聲音是從院子裡傳來的,不小心跑進來的小狗小貓嗎?琉璃想著,下意識的拉了拉出門前披上的外套,戰戰兢兢的改往院子的方向走。


  通往院子的門開著,晚風從室外竄進,身子還有點溼的琉璃忍不住縮了縮。然走近門邊一看:「……涼野風介……?」


  聽見她的聲音,門外的涼野風介停下了盤球的動作,回首。


  相同顏色的眸子盯著對方好久,誰也沒有出聲。


  琉璃剛來的時候,好像就有誰說過他們兩個的眼睛顏色很罕見很漂亮之類的,不過這時巧合不巧合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們兩個現在面面相覷是哪招?


  持續好久的沉默,七綾琉璃有點尷尬,「呃、那個,你怎麼這麼晚還在練球?」好不容易開了口,琉璃卻想先甩自己兩巴掌,這什麼詭異的話題!


  涼野風介理了理瀏海,「晚上踢球比較不熱。」


  毫無意外的回答,反正琉璃這半年根本每天都看他在啃冰棒。


  然後又是一陣子的沉默,七綾琉璃只想逃走。


  涼野風介忽然把自己腳下的球往琉璃的方向踢去,力道不大,方向亦準確的讓琉璃也能將之停在腳下。


  將球停定了之後,七綾琉璃抬頭,只見涼野風介與她擦身而過的側臉。


  七綾琉璃一秒錯愕。


  但不久之後,她又看見涼野風介出現在視線中,一手拿著條毛巾,另一手端了杯水,邊擦著自己微微滲出汗的頸子,一邊把水杯遞給她。


  「呃、謝謝。」


  「我剛剛出來的時候妳房間的燈是暗的。」涼野風介逕自坐下,開啟了話題。


  琉璃撿起足球捧在手上把玩著,跟著並肩坐下,道:「沒什麼啦,就突然醒了而已。」


  「作惡夢?」


  「呃?!」琉璃錯愕,她什麼都(還)沒說吧,「……對啦。」既然都被對方猜到了,再說沒事就太假了。


  「嗯。」一個音節之後,涼野風介閉上眼、仰首,吹著晚風,似乎在等待她接續下去。


  「我……夢到爸爸、夢到媽媽、夢到爆炸在眼前的那一瞬間。」琉璃輕輕呼出一口氣,輕描淡寫的敘述。就好像、她在說的事對她來說根本無關緊要、事不關己。


  儘管兩人必定心知肚明,沒有那麼簡單。


  「是那天的事情嗎?」涼野風介的聲音、很輕,輕的好像隨著風,忽忽悠悠的從天際飄來、又柔柔淡淡的飛走。


  「……那天他們本來要帶我出門,我們說好的,只要我能達到想達到的目標,就可以去玩。」七綾琉璃沉默了好久,久到涼野風介以為她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她終於開口了。而琉璃的眼神──那雙和自己一樣的冰藍色眼睛──不知道把焦距對在哪裡,好像空洞著、又好像看進了那個藏在心中已久的場景。


  「可是在路上,一輛貨車向我們疾駛而來,他想打方向盤避開,可是那輛貨車的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在撞上的那一瞬間,她突然撲過來抱住我,然後就暈倒了……然後、他居然可以打開車門把我甩出去,他好用力好用力,可是我一點都不覺得痛。那個時候……我明明可以把他也拉出來的……我明明可以……」


  「好了,別說了。」涼野風介打斷了琉璃的敘述,只是靜靜的望著她。接下來的結果他知道,兩輛車衝撞之後漏油引起爆炸,貨車司機重傷,三天後不治,七綾夫婦當場雙亡,已成焦屍。而新聞報導中奇蹟生還的女兒輕傷,只是被爆炸震飛,有些擦傷和輕微的腦震盪。不過現在正活跳跳的在他面前還泫然欲泣,暫時不用擔心。


  琉璃的肩膀不停顫抖著,緊咬著下唇不願讓明明已經堆積在眼眶的淚珠滑落。那些令人恐懼的畫面彷彿歷歷在目,冰藍色眸子裡的恐懼有增無減。這是她自事件發生後第一次完整敘述事情發生的始末,就連記者甚至警察問起也都以腦震盪為藉口只是用一句對不起我忘了就搪塞過去。為什麼會說給涼野風介聽?


  「……他們、很愛妳。」好一陣子之後,待琉璃的情緒稍微平復,涼野風介才道。


  敘述時用“他們”作為代稱,恐怕就是為了避免情緒潰堤吧?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琉璃深吸一口氣,聲音開始哽咽,「可是、當每天每天都夢到的時候,就會覺得……」


  「每天?」涼野風介挑眉。


  琉璃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愣了愣、旋即沉默。


  涼野風介盯著她好一會,冰藍色的眸子裡沒有一點情緒波動,然後他伸手在口袋掏了掏,拿出一個閃爍著銀藍色冷光的東西。


  「?」琉璃被亮亮的東西引去了注意力,疑惑的眨了眨眼。


  涼野風介攤開掌心,手上靜靜躺著的是前幾個禮拜琉璃差點被搶走的那條六芒星項鍊,「這是妳的吧。」


  肯定句,無庸置疑。


  琉璃呆了呆,她沒想到這東西還能失而復得,失去意識後她還以為這被那群人帶走了,沒想到居然在涼野風介手上。


  「……你……?」


  「是妳的、就收好。」涼野風介拉過琉璃的手,把項鍊放在她手上。


  琉璃低著頭,聲音細如蚊蚋,「……謝謝……」


  不只是項鍊失而復得,涼野風介還幫她換過鍊子,和原本那條一模一樣的。


  「七綾琉璃。」


  聞聲,她抬頭,疑惑。


  涼野風介勾起了抹淡淡的笑,「會踢球嗎?」


  琉璃愣住:「算會、吧?小時候爸爸和哥哥教我玩過……」


  「哥哥?」


  「嗯、爸爸以前上司的兒子,他們會跟我一起玩球。」


  「那好,來吧。」拿過琉璃捧在手上的足球,涼野風介流暢的挑球、轉身,踩著極有韻律的步伐,動作一氣呵成。


  「把球從我腳下搶走。」


  「欸?我?怎麼可能!你可是……」是鑽石冰晶的加賽爾欸……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況且,」涼野風介頓了頓,「用足球,當作是妳與父親的連結吧?」


  聞言,琉璃輕斂羽睫,再抬眸的那一剎那,她的眼神變了。不如涼野風介以往看過的無助哀傷,此時七綾琉璃眼中,閃爍著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光芒。


  微微壓低重心,琉璃一閃身就竄到了涼野風介面前。不過涼野風介只是輕鬆的挑球,就把琉璃玩弄於股掌之間。


  呵、果然是新手呢。涼野風介想。不只角度變換得有些生硬,就連進攻的路線都頗容易識破。


  琉璃微微的瞇了瞇眼,她不喜歡被人擺弄的感覺,尤其是涼野風介嘴角還噙著一抹不可一世的笑!只是這麼想著,就感覺到球不知怎的陰錯陽差就到了自己腳下。沒有預計會碰到球的琉璃一瞬間亂了節奏。


  涼野風介自信一笑,腳尖一勾便輕輕鬆鬆的將球挑起,使其回到自己的掌握之中。


  琉璃一個重心不穩,猛然向後摔。揉著疼極的尾椎骨,小臉委屈的皺在一起。


  「沒事吧?」聞言,七綾琉璃抬頭。只見涼野風介伸出手,示意她借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琉璃燦然一笑,伸出手握住涼野風介的,讓她拉著自己站定才抽回手拍走黏在身上的草屑。


  「會笑啦?」涼野風介的語氣中偷偷藏了些調侃。


  「我又不是面癱,當然會笑。」琉璃一邊檢查著身上還有沒有未清乾淨的草屑邊反駁道,「吶、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們會喜歡足球了欸。」


  「嗯?」


  「只是這樣追著球跑,就可以遺忘好多煩心的事情,很單純的快樂。」語畢,詭異一笑,又猛然將涼野風介腳下的球搶走。


  「妳跑不贏我的。」涼野風介放話,隨即追上,「闇冷的威力,可不是一般人抵擋的過的。」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琉璃調皮的笑笑,把涼野用來激她的話回敬回去,還不忘做了個鬼臉。


  「開竅了就開始皮了是嗎?不要以為妳年紀小我就會手下留情。」


  追逐著的兩人似乎忘了,東方的天空正緩緩露出魚肚白……

 

[TBC]

 

嘛、這裡又是攸鬿(揮手)

日更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因為人數並沒有增加(巴)

anyway, 反正鬿兒要說

轟介真是超可愛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講清楚)

他是個冷冷的人,可是冷冷的外表之下卻有一顆比任何人還要在意自己想在意的事情的心,不是嗎:3

不然為什麼在動漫中會甘願冒著放棄3TOP之名的危險也要跟雷門戰上一戰呢www

然後轟介身上有伏筆伏筆伏筆噢啾咪(你走開)

這裡是鬿兒,歡迎各位的搭訕誘拐及餵食,我們明天見:3

by 攸鬿 2013.07.1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