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閃電十一人二次創作,內有自創角,雷者勿入
※主要是自創角色的故事,BL很少但也絕對有,請注意
※本篇長篇連載為(偽)日更,大概吧(巴
※基本上故事已完結只差打字所以請不用擔心斷尾啾咪
※依然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噢~

[正文下收]

 

2004.07──


  七綾琉璃偷偷推開育幼院大門,往後望了望庭院裡正在陪小朋友們玩耍的幾個“哥哥”,確定沒有人注意她,她才從門縫中閃身而出。


  踩著的腳步有些虛浮,越接近目的地,琉璃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而後,她駐足。


  一間門牌處空白的兩層樓平房,可見現在這間房子應是沒有主人的。


  琉璃抬手輕撫那長年因掛著門牌而色澤較旁邊淺淡的長型痕跡,試探性的推了推房子大門,精緻的門扉卻紋風不動,她輕輕嘆了口氣。


  早該接受了不是嗎,自己不再是這間房子的主人的事實?


  但是這裡,刻畫了太多她的回憶。


  似乎還可以聽見,小時候的自己在父母親陪伴中的嬉笑聲;似乎還可以看見,自己與母親一同在廚房中等待布丁出爐的期盼;似乎還可以碰觸,那早已看不清面孔的人張開雙臂的溫暖懷抱。


  什麼時候才可以釋懷呢,放過自己,讓自己從充滿回憶的泥沼中再度找到信仰,找到自己繼續活下去的力量?


  轉身,琉璃毅然離開那幢曾經屬於她的回憶。抬頭望了望天空,灰暗的天色暗示著,她該回去了,現在可以容納她的那個“家”。


  房子附近也算是品質不錯的住宅區,何況現在應該算是上班時間,就算偶爾有路過的腳步也該是悠閒的步伐而非倉皇且不穩定的跫音。


  但當琉璃意識到這一點時,已經被拉入了暗巷中,重重的砸在屋與屋間分隔區域的水泥牆上。


  「小妹妹,自己一個人來這種近郊的高級住宅區,不怕危險啊?」


  某個不熟悉的聲音輕挑的調侃著,伸出手捏住琉璃下顎,迫使她抬頭。


  琉璃瞇了瞇眼,剛剛砸在牆上的衝擊力讓她的視線有些模糊,暈眩的感覺更讓她使不出力掙扎。


  「老大,這小女孩長得不錯欸,而且還出現在這裡,應該可以敲到很大筆喔。」


  另一個聲音響起,將他們的意圖訴諸話語之中。


  不只一個人?琉璃從睫間的縫隙隱約看到了幾道黑影,不僅僅有出聲的這兩人,漸漸恢復的視覺讓她看見了自己逃脫的可能性之低。


  但或許,是她自己根本已經不想逃了吧。


  「看來你們的眼光並沒有好到哪裡去。」琉璃冷哼了聲,「抓我,是沒有好處的。」


  「哼哼,看妳應該也是哪戶人家的小姐,怎麼沒有好處呢?」男人的聲音輕挑的笑著,「而且,只用來要錢,似乎太浪費了點哪……」


  「老大,她脖子上有條項鍊看起來頗值錢啊,不如拔下來賣了吧?」


  被這句話一提醒,某隻手伸過來,抓住琉璃因剛剛的撞擊而彈出領口的項墜一扯,銀鍊應聲斷裂。


  「還給我!」剛恢復視力的琉璃開始掙扎,一手緊抓住男人箝制住自己的手,另一手正欲奪回男人拿在手中審視的六芒星墜飾,聲音氣急敗壞,「我說還給我!」


  「喔?這對妳來說很重要?」男人抓著墜飾上殘存的銀鍊,引誘似的在琉璃眼前晃晃,看見琉璃敵視著他的那道想殺人似的目光,他唇邊的笑意更甚,「好眼神,既然啊,」他按開了六芒星旁的暗扣,星型墜飾倏然展開,似花瓣攤開的墜飾中間鑲嵌著一張照片,男人和女人抱著一個小女孩的照片,「既然項鍊這麼重要,就乖乖聽話吧,說不定我可以考慮還給妳?」


  「誰要聽你的話。」琉璃不悅的瞇起眼,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冰藍色的眼睛裡更閃爍著危險的光。


  「喂!妳這小鬼居然用這種態度對老大講話!」


  「沒關係。」男人制止自己手下的憤憤不平,唇邊的笑意不減,「小女孩,跟妳做個交易。妳只要乖乖聽話,我保證、不會讓妳難過的,如何?」指尖挑逗似的滑過琉璃下唇,意圖不言可喻。


  琉璃一把拍開他玩弄自己的手,「不屑!」


  「敢這樣對老大!妳別敬酒不吃偏要吃罰酒!」趁著被稱為老大的那人正在為自己被拍開而空白的幾秒,某個人衝過來狠狠推了琉璃一把。


  二度撞在牆上的琉璃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椎心的痛自後腦開始蔓延,不識相的,畫著一圈又一圈、完美的圓、擴散。


  忽然一個不明物體破空而來,砸了那男人的一排手下之後落在琉璃眼前。


  一個垃圾桶的蓋子?是哪個傢伙救人救的這麼沒創意?琉璃忍不住內心吐槽,失去意識的前一瞬間,她看見了雙和自己相同的冰藍色眼睛。


  涼野風介一直跟在她後面,琉璃偷偷溜出育幼院的時候他剛好在自己的房間看書,嫌外面小朋友的笑聲太吵準備關上窗戶開冷氣時看見了琉璃那副警戒的樣子,於是他放下手上的書,悄無聲息的跟上。


  她的動作他一直都看在眼裡,也大抵猜的出來那是她的家,看著自己的東西在眼前卻碰不得的感覺,他懂,所以他沒有去打擾。看見她被拉入暗巷時,他以為依照她的警戒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個性應該會主動反擊,但是她沒有。


  他忘了瞳子姐說,她早已失去了信仰。


  於是他出手,踢足球練習出來的腳力和準度讓他勢如破竹。


  落在地上的六芒星依然綻放著花瓣,瞄了眼裡面的照片,涼野風介瞬間了解琉璃不保護自己卻拚命守護項鍊的理由。


  那是她和家人,僅存的聯繫。


  順手將項鍊收進口袋,涼野風介將琉璃打橫抱起,離開那條差點掀起場腥風血雨的暗巷。

 

[TBC]

 

啊啊今天差點就忘記發連載了(呆)

結果最大的困難不是碼字是記得發文嗎˙△˙(你夠了)

我真的覺得發自創很令人崩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跑)

這裡是鬿兒,歡迎您

對了,之後可能會在其他部落格看到鬿兒出現噢ˊˇˋ

現在正在努力研究天空(笑)

還有鮮鮮(吧)

的搭訕誘拐及餵食(揮手(等等你變太快了)

我們明天也要見ˊˇˋ

by 攸鬿 2013.07.0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