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
盜墓筆記:黑花、花瓶
全職高手:周黃、喻黃、黃少相關CP
因與聿系列:聿因聿
特殊傳說:冰漾、夏千、休狄、五色雞
進擊的巨人:兵艾兵
閃十一:阿芙洛蒂正宮、南涼主打
其實好像沒有雷吧(?)不過說不定哪天會突然發現、啊原來我雷這個(X)
不過基本上就是什麼都吃什麼都廚什麼都發瘋請不用擔心

[進行式]
盜墓筆記:解花靈、二月飛花
全職高手:全職取經團
特殊傳說:冬城
進擊的巨人:三生
閃電十一人:七月蓮華─流光‧初綻
原創:綠野
有出本打算請多關照:3



※進擊的巨人同人,短漫再衍生
※BL好像不太有請放心(?)
※爭議人名設定:艾倫‧葉卡、利威爾、韓吉、米卡莎、阿爾敏,純粹因為俺喜歡((挖鼻孔((被揍
※想打作者請直走右轉排隊報名謝謝((欸
※依然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噢:))

[正文下收]

  刀鋒砍下時的觸感、一濺而出的腥紅、依然刺激著鼻腔的鐵鏽味、巨人們難聽的嘶吼聲、士兵的憤恨與恐懼、矗立面前的高牆、保守派與維新派的爭論……一切的一切,都還鮮明如昨。
  是的,鮮明、但只如昨。
  艾倫‧葉卡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再睜眼,唇角勾起了淺淺的弧度。
  帶有鹹味的海風迎面吹來,燦金的眸子有些不習慣的微微瞇起。浪潮拍打岩石的聲音是以往從沒聽過的奏鳴,彷彿有某種魔力般一聲一聲的蔓延著侵占思緒,就連身後韓吉分隊長興奮到無意義扭動和吶喊所製造的聲音也恍若無聞。軍靴下踩著的沙灘溫度似乎不低,綿延過去的土黃流沙在陽光的照耀之下似乎冉冉升起了扭曲的蜃樓殘煙。而再抬眼望去,翻飛的軍綠色披風突兀的撞進了艾倫的視線。
  「兵長……?」艾倫愣了愣,舉步朝座落在海灘上的大岩石走去。
  利威爾坐在岩石邊緣,單膝曲起,一隻手隨意的搭在彎起的膝上、另一手則輕輕的撐著岩石,微拱的背脊讓他的身體劃出了流暢好看的曲線,就像他的為人一樣、俐落而不做作。鐵灰色的眸子望向遠方天際線與海平面的交會處,望向圓形地球的另一端。
  艾倫靈活的攀上岩石,身為士兵的他少不了任何的操練,在擔任監護人的、利威爾的直屬班之下更是不能沒有敏捷的身手,就連走出壁外的這些日子也因為一時半會改不了習慣而一直穿著軍服。

  「沒想到兵長也會在這裡。」爬上岩石頂端、端坐在利威爾身後的艾倫出聲道,順勢勾起了抹純淨的笑容,燦金的眸子在映出夕陽影像的同時亦熠熠發光著。
  聽見了艾倫的聲音,利威爾收回了遠眺的目光,淡然的眼神向後瞥了一眼、沒有作聲。
  「兵長……」艾倫微微低下頭,瀏海蓋住了眼睛,單憑抿起的唇竟也猜不出他此刻的表情,「兵長……利威爾兵長……」
  一聲又一聲,不厭其煩。
  「吵死了,」利威爾總算出聲回應了艾倫的呼喚,「我沒事,別擔心。」
  看似有些不耐的語句,卻找不出一絲煩躁的情緒。
  兩人之間沉默了下,海風卻不甘寂寞似的,將利威爾的披風掀揚得更加張狂。
  繡有自由之翼的、調查兵團的披風。
  走出巨壁外的他們,正在追隨自由的腳步呢。
  艾倫淺淺的笑了下,終究還是輕輕的出了聲。
  「……兵長。」
  「啊啊?」
  「我啊,現在每天都有好多新發現,過得不能更開心。和阿爾敏、米卡莎、韓吉分隊長一起,在牆壁外的世界旅行,全部都是第一回做的事。」艾倫頓了頓,然後接著說:「嘛、雖然有時也會遭遇危險,但是這個世界比我想像的還要美麗。這都是托您的福,利威爾兵長。」
  利威爾依然坐著不動,只是斜眼望向艾倫的方位,靜靜的聽著。
  「所以,」艾倫陽光一笑,美麗的金色眸子卻不受控制的滑下了晶瑩閃亮的淚珠,「我認為,利威爾兵長、可以休息了喔。」
  利威爾沉默了下,最終漾開了難得的、燦然的弧度。
  「是嗎。」釋懷似的,利威爾順勢往後一倒,平時令他有些厭惡的、與艾倫十公分的身高差,此時正好能讓他頭倚在艾倫肩上,「別再讓我擔心了啊,臭小鬼。」
  「……是。」
  艾倫只能說,他感受得到兵長的溫度,卻完全感受不到他該有的重量。此時倚在自己身上的利威爾,竟然沒有一絲真實感。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利威爾的身影緩緩淡出、而後消失。
  就像從來不曾存在過一般。
  艾倫自嘲似的笑了笑。
  是啊,鮮明如昨。
  就連俐落的刀起刀落、華麗旋轉飛梭在空中的身影也都鮮明如昨。
  一般而言巨人化之後就會中斷的記憶,艾倫卻異常清晰的記住了一段畫面。
  那個他自小景仰崇拜的利威爾兵長,飛身越過了巨人化後的自己,瀟灑俐落的削掉了他背後威脅他生命的巨人後頸,卻被巨人死前的掙扎一掌拍飛。
  忘記了自己到底何時退出了巨人化的身體、忘記了自己如何跑到利威爾的身邊。
  他只記得利威爾的身體汨汨流出的鮮血、和自己與之同步似的眼淚。
  「利威爾兵長!」
  利威爾只是虛弱的甩他一個不屑的眼神,輕嘆了一口氣。
  「真是的,別老是讓我擔心啊,艾倫喲。」
  血染的披風沉重了利威爾刻意想營造出的輕鬆氣氛,故作無畏亦只是枉然。
  然後,記憶中斷。

  「兵長……利威爾兵長……利威爾……」
  艾倫的聲音已經哭喊得有些沙啞,決堤的淚再也止不住。
  他抬手摀住自己還想說些什麼的唇,剎那,他了解了些什麼。
  「求求您、不要走……」任性的要求被掩蓋在雙手之下,成了不會有人聽見的絕響。
  一切,都只鮮明如昨。

  “艾倫喲──”

如昨  

*短漫轉自微博

 

[完]

 

總字數1672

啊啊、終究還是手癢忍不住打了這篇((笑

看到後面發現是悲文有沒有想打人的衝動XDDDDDDDDDD

就像前面說的想打作者請直走右轉排隊報名噢((不對

這篇是看到短漫之後想到的 啊、說要打作者的話我可以報名打短漫作者嗎((不行!!

鬿兒那時候也是被騙到的啊我哭很慘欸!!!!!!!!!!!!!!!!!!! 好吧內心哭而已((←此人淚腺不太發達

好吧雖然我哭很慘但是我虐觀眾也虐得很開心((燦笑((被揍

話說踮起腳尖的距離(不要再打廣告了!!XD)發了以後這邊人數爆增,看看左邊的紀錄吧,有圖有真相(?)

這篇發了不知道會變怎樣((笑趴

噢對了其實我只是單純很萌兵長大人叫艾倫的時候是叫“艾倫喲”才有最後一句,其實無意義((被揍

然後沒什麼人回應啊我會傷心ˊˋ 拜託請給點回覆好嗎~~~((吶喊

那麼請期待之後的作品吧:D

20130628 攸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楓星靈
  • 我要報名打作者,但我要插隊!!((燦笑
    不過不是BE向的關係.....而是~不是要碼冬城嗎!!!!!!!
    不過難得字數2000以內(?)
    給你拍拍手XDDDDD
    不過兵長最後這樣看的心都揪起來了
    艾倫好可憐.....((咬手帕
  • 欸欸趕稿的話請直走左轉出口噢謝謝((被揍
    冬城不急嘛((挖鼻孔
    照這樣看來特殊還會燒很久,但誰知道新番的命運會如何啊((吶喊
    我覺得催七蓮還比較實際((巴死
    對啊好難得XDD
    我這次沒有預估字數才這樣,以後都不要估好了~((灑花
    咩、兵長燦笑了欸((指
    我也被短漫的繪者騙得很慘好咪ˊˇˋ

    攸鬿 於 2013/06/28 23:41 回覆

  • eva3q
  • 啊啊阿竟然是悲!!!!怎麼這樣啊QAQ看到中間就覺得不對勁了,後面讓我好傷心
  • 真是對不起我騙到人了((掩面((其實在笑((被揍
    我看短漫的時候也哭慘慘ˊˋ
    嗚喔兵長不要走!!!!!!!!!!!!!!!!!!!!!!! ((明明你寫的欸喂XD

    謝謝你的留言嗚喔喔我好感動((開花
    ((↑很少有人留言ˊˋ

    攸鬿 於 2013/07/01 23:06 回覆

  • #月詠楓**
  • 看到中段的時候就有種好的預感,結果竟然!!!騙到我了啦~~(QQ
    兵長別留下艾連一個人啊啊啊~~~
  • 其實寫的時候我也一直在想要怎麼鋪陳才會看起來甜但又能引出後面的落差呢_(:3_ㄥ)_
    艾倫不會是一個人的wwww
    之後如果有時間來寫個後續好了w
    謝謝喜歡w

    攸鬿 於 2014/04/17 04: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