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有,雷者慎入(沖田總司X齋藤一)
※領便當有,不過這是領便當後的故事((茶((喂
※甜甜有www
※破千賀文無誤(?!) 遲到抱歉ˊˋ
※依然您的回覆是鬿兒最大的動力噢:D

  微風輕拂,片片飄落的櫻瓣落在一位容貌俊美的男子身上,閉著眼的男子卻似乎毫無所覺,表情安詳的讓人分不清是睡著抑或者是……
  倏然,男子的指尖微微動了動,羽睫輕顫,緩緩睜開雙眼。
  碧綠的眸望了望四周,男子抬手緊壓著太陽穴,咬緊牙,腦中一波一波畫開的痛楚讓他不自覺的蹙起了眉。
  沖田總司,那是他的名字,幕末新選組第一劍士。
  他怎麼會在這裡?
  啊啊、他好像,化身羅剎耗盡生命然後……
  那麼,這裡到底是哪裡?原來天堂也可以種櫻樹嗎?
  沖田抓了抓褐色的髮,拉拉自己身上熟悉的和服、起身,揚手撫上身邊那棵櫻。
  一模一樣呢,和以往觸碰的到的、每一株代表日本的櫻。
  突然一陣稍強的風吹過,吹起了沖田總司的警戒。他單手拂上腰間的佩刀,碧綠眸裡凌厲的視線鎖定在另一棵櫻樹之後。
  「是誰?」沖田總司冷聲喝問,不再因為肺癆而顯得氣虛。
  樹後沒有人回應,但他肯定,那裡有人。
  沖田總司唇邊勾起了輕挑的笑,「不出來是嗎?」他抽出佩刀,用自己的雙手體會身為劍士的踏實,「那麼,就斬殺吧。」
  微風吹過,這次,他聽見了樹葉之外的摩擦聲。
  他目光鎖定之處,走出了一道人影,紫色的長髮隨風飄起,在櫻瓣間劃了道詭麗的弧,頸間的白色圍巾亦微微揚起。
  被髮絲半遮住的冷峻臉孔依然面無表情,眼前的人穿著的不再是那因必須屈服而令人不快的洋裝,是一直以來能代表武士道精神的和服。
  「……一君?」沖田總司微愣,放下了代表警戒的刀。
  齋藤一淡淡的看著他,一語不發。
  「呵、這麼趕著送死幹什麼?」故作輕鬆的調侃著,沖田總司知道,齋藤一一定明白。
  這裡,已經不再是他們必須奮戰的那個世界了。
  齋藤一、依然不語。
  「真是的,一君就是這樣呢。」沖田總司收起佩刀,無奈的笑笑。
  逕自走到櫻樹旁坐下,閉上眼、仰首感覺微風的輕拂。
  突然感覺到背後傳來的溫度,沖田總司睜開眼,微微往後看了下,齋藤一亦走至他身後,緊挨著他坐下。
  沖田總司有趣的看著,唇邊噙著淺淺的弧度,佯裝不在意似的繼續吹著風,實則在注意身後齋藤一的動作。
  但過了許久,齋藤一依然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沖田等的有些無聊,便將注意力轉移到落櫻之上。
  「……我在會津,遇到了世間罕見的武士。」齋藤一的聲音從背後忽忽幽幽的飄來,沖田總司愣了愣。「他們真的、很令人尊敬。」
  「武士啊……」聽著齋藤一平淡的敘述,沖田總司卻知道,那裡面,包含著他太多的情感,「不過,一君你也是啊,很令人尊敬。現在在這裡陪我實在可惜了呢,哈哈。」
  「總司……」
  「嗯?」
  單音節的疑問之後,沖田總司卻沒有得到下文,於是他轉頭,只見齋藤一微歪著頭,似乎在斟酌著用詞。
  「我說一君啊……」
  聽見自己的名字,齋藤一放下自己的思考,撇著頭等待沖田總司接續話語。
  「那個會津的藩主……一定、也是位很讓人景仰的大人吧?」
  「是的。容保公亦是位堅忍的武士,是他帶領會津、並協助薩長的。」
  沖田總司笑笑,「這樣啊,難怪你會如此讚頌呢,一點猶豫也沒有。」他頓了頓,有些惡質的調侃道:「該不會是因為被感動所以決心保護會津然後就死掉了吧?」
  齋藤一愣了愣,好似做了壞事被發現的孩子,困窘的無話反駁。
  「哎呀?被我說中了嗎?」沖田總司調皮的眨了眨眼,有些如貓般的邪惡。
  「不是的……」齋藤一聲音弱弱的否認,「我是留在會津,但不是在戰役中……赴義的。」
  「喔?那又是為什麼?」沖田總司頗富興趣的挑起眉,惡趣味被挑至最高點。「啊、該不會是因為太想我吧?」
  背後的齋藤一久久不語,沖田總司眨了眨眼,表情疑惑,「一君?」
  他轉過頭,想看清在自己身後又被長長髮絲遮掩的齋藤一的臉龐。
  「啊勒?一君你臉紅了?」
  齋藤一困窘的瞥了他一眼,撇過頭。
  「噗哈哈哈哈哈,一君你真的好可愛。」沖田總司捧著腹笑了好幾聲,齋藤一看著自己的手,考慮著要不要一拳給他貓下去。
  「吶、一君。」沖田總司挪了挪自己的位置,不再使兩人的背相貼,喚了喚齊藤的名,在對方的肩膀猛地一壓,讓彼此能相對著躺在對方肩上,「你真的、很傻很可愛呢。」
  「……總、司?」
  「噓,別說話。」
  沖田總司抬手握住齋藤一纖細的手腕,指尖相觸之處的溫度真實的令人驚訝,「我就在這裡喔,一君。」
  齋藤一愣了愣,白皙的臉龐泛上了薄薄的紅暈。
  沖田總司惡劣的笑笑,閉上眼,「啊啊、這裡不用為肺癆所苦,也算是一種意想不到的收穫吧。」
  「……嗯。」齋藤一淡淡應了聲,亦閉上眼,沖田總司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溫度對於他比常人更低的體溫竟顯得有些灼熱,但他竟覺得莫名的心安。
  過了好久,那個躺在自己肩上又抓著自己手腕的人竟完全沒有反應,齋藤一疑惑的眨了眨眼,微微偏頭看著沖田總司那就近在眼前的俊美臉龐。
  ……他睡著了?
  齋藤一愣愣的得到了這個結論,在確認自己的判斷無誤之後,他唇角勾起淺淺的、不易讓人察覺的弧度。
  抬起另一隻、未被沖田總司掌握住的手,齋藤一輕輕撫上沖田總司稜角分明的臉龐。
  要是自己沒有做出決定,可能真的、就再也看不見這張臉了呢……
  「哎呀,一君,這樣不可以喔。」沖田總司倏然睜開碧綠色的眼眸,嘴角噙著惡劣的笑,順手一起箝制住齋藤一難得興起主動碰觸他的手。
  根本被完全箝制在對方身上的齋藤一徹底紅了臉,卻只能撇開視線而無法有更多的動作。
  他可以一個巴掌搧下去嗎?
  「一君。」沖田總司再度喚了他的名,撐起自己身子的同時也將對方從地上拉了起來,落在兩人身上的櫻瓣隨著動作飄落地面,與原本就在地上的粉瓣混融,分不清孰先孰後。
  沖田總司轉過身,從背後環住已經完全不想理他的齋藤一,埋首於對方頸間,「哎呀、一君你好香……噗喔!」
  瞬間彈開的沖田總司一手摀著疼極的鼻子、另一手撐著地讓自己免於和地面親密接觸的命運,帶著濃重的鼻音抱怨道:「一君你居然如此狠心……」
  齋藤一維持著自己剛才往後掄的拳頭,看著它空白了幾秒,好似剛才的一連串動作都是無意識的結果,然後默默的將拳頭放下,無聲的嘆了口氣。但隨即又勾起了更不易察覺的弧度,平靜無波的藍色深潭靜靜看著沖田總司碎唸著抱怨。
  又一陣風拂過,兩人靜下,同時望向落英飛去的方向。
  在離開現世的彼岸,拋卻牽掛的兩個靈魂,卻沒有忘記他們的驕傲。
  那是身為劍士的信念、身擔武士的魂。

32  

﹝完﹞

總計2420字

啊啊其實原本應該昨天就要發了,傳說中的破千賀文嘛哈哈((抓頭
不過因為昨天剛好重看薄櫻看到總司死掉心情很差所以懶得打字(?!)
然後其實本來要寫因聿或特殊或大亂鬥的,不過薄櫻實在太有fu於是……((遭毆

文裡面的背景是總司為了保護土方變成羅剎耗盡力量變沙沙之後,他的靈魂以為自己下地獄結果遇到阿一的故事
本來想寫“原來地獄也可以種櫻樹嗎?”,因為鬿兒覺得依照總司的個性應該是認為自己是會下地獄的吧
畢竟把自己變成羅剎又沒保護好希望保護的事物什麼的
但是和阿一在地獄重逢怪怪的XD 於是還是在天堂好www
然後文裡面的總司和阿一都還是幕末穿和服時候的樣子,因為死翹翹變靈魂了嘛
穿著和服表示他們心裡還是存在武士之魂,而非為遷就時代不得不穿上洋裝的新選組這樣ˊˇˋ

以上,希望大家喜歡囉:D

啊、如果有圖片版權問題煩請告知噢謝謝:D

攸鬿 2013.05.3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攸鬿 的頭像
攸鬿

藏在believe裡的lie

攸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